為什麼我們說「性」是一種壓迫女性的手段?

文:何岡駿、編輯:方綺

▍基進主義女性主義:「男人?不需要,真正的女性主義者是一個女同志。」

情人節這天,沉浸在周遭甜蜜的氛圍,基進女性主義者也不免俗地讚嘆愛情的美好。不過她們想像的親密關係不是異性戀,因為部份基女只接受女同,絕不會接受男女關係。好啦,其實上述的說法僅代表部分的基進女性主義立場(拿出次元刀開始切割),雖然這樣的說法有點極端,卻最能看出基進女性主義者的特色。

此派很容易被誤解是「激」進女性主義。通常用激進來形容一個人,很多時候是拿來罵人的。指其意見極端啦、行動偏離常人的價值觀啦等等。但基進(radical)字源出自root,意謂基本、根本的,用女性主義的話來說,就是主張女人所受到的壓迫是最深刻的壓迫形式,性別壓迫是一切壓迫的根源。即便可以在政治機會或經濟地位賦予男女平等,壓迫仍沒有消失。在此前提之下,基進女性主義者展現最具原創性的思維。

▍只要男女的生理差異不同,那麼性別不平等將會生生世世的持續存在

基進女性主義者會認為「身體」是父權制度產生的必然。藉由人類學、考古學的研究指出,大部分文明所形成的社會皆是父權體制,例如家族中的繼祀制度。即便當代迫於政治正確的共識,使得性別間的矛盾較少浮現在檯面上,但也只是沒這麼明顯而已,現象一直都存在。

即便現在性別間薪資差距逐漸縮小、又或者說支持性別平等已經是一個比較偏向政治正確的思維,但基女們對於未來的想像,卻仍持著悲觀的態度──男人對於女人的壓迫是無止盡的,只要身體的差異仍在,我們就等不到性別平等來臨的那天。

她們論述的大方向因而會朝向—怎麼樣才能解決根本差異,但兩者呈現的顯著差異,在某程度上似乎無法避免(畢竟這差異是來自於身體上的)。

▍對於基女來說,做一個女同是進入天堂的贖罪券!

對此抱持較樂觀的人認為,既然後天社會與環境對人的影響如此深遠與重要,同樣地我們可以藉由科技演進、思想的改造,將性「別」中的「區別」給消除掉,以重建一個人人皆能擁有二元性別氣質的社會。這個社會不僅僅崇尚陽剛氣質,包含競爭、征服慾、勇健等加諸於男性的期待,包容、友善、情感等屬於女性的陰柔特質也將同等重要。此外相近的走向是將性別的概念消除,因為她們認為這種二分法,會將人限縮在不是勇敢就是嬌弱的對立印象裡,進而忽略人其實是處在一不斷變動的連續光譜上。

一些較為極端的女性主義者則認為,只有女人獨立建立自己的國度,排除所有男人、以及所有由男性衍生出的文化與價值觀,壓迫關係才得以解消。因此基進女性主義者所說的女同性戀,並不只是個人選擇的性傾向偏好,更是政治性的立場宣稱,是身分認同的一種資格,作為進入天堂預先購買的贖罪券,眾人都可以透過這種方式洗清男人帶來的汙濁氣息(咦)。

基女除了抽象解析父權本身,他們也對社會中具體的案例提出自身的看法。例如重視女性身分所帶來的能量,強調母職的生命體驗與感受一讚揚懷胎之中付出的母愛、為撫育小孩的學習過程,更因為生育是女性獨有的創造性力量,需要正向看待這類經驗;相對地,其中有的認為生育比起經濟上、位階上的壓迫更值得審視。藉由生育的過程將母親與孩子束縛在一塊,在家庭婚姻內,作為生產下一代的工具。而懷孕的過程,有的甚至比擬成男性對女性直接行使的暴虐行為。

▍連戀愛都不給了,你覺得較為極端的基女們會支持男女之間的性關係嗎?

談到戀愛,那就必須來接著談「性」。基進派認為造成性別不平等,有很大的原因來自於身體差異,因此他們也同樣認為性是父權衍生的罪惡。在整個男女互動模式的背後概念是一男人是人,但女性只是次於人的某種工具。男性普遍藉由性的過程主宰、而非純粹慾望的驅使。在現代男女關係中,如果一個不小心擦搶走火,發生性關係,往往我們會認為那個男的賺到了,或者是女的實在虧翻了。也許我們可以從反色情的討論中推估大眾這樣思考的原因:基進派認為現存主要的色情內容都是給予男性的商品(這點你看市面上A片的情節就可以知道),女體淪為滿足男人醜惡慾望的器具。因此,較為極端的基女們通常都不會支持男女之間的戀愛關係、更遑論是性關係了。

看完之後你也許可以猜到,基女們常會與許多其他婦女運動的派別發生衝突。在初始階段由於他們獨特、快狠準的角度,使其迅速受到其他陣營的青睞(進而投身於此),但向父權社會公然宣戰的立場,更使他們受到相當大的反彈。現今所認為的仇男與女權偏激分子,都是對於基進女性形象的貶損。部分流於個人層次實踐立場,與投身於婦女運動的派別常發生衝突*。而最大的困難在於,將差異至性別壓迫的過程視作人類必經的道路,也被認為過於武斷而消極,男性女性始終對立,最終將找不到一絲改變的可能。

*他們認為進行社會運動以抗爭不公、在體制內進行協商,仍舊算是向對方屈服,不論回應如何,父權壓迫的本質並沒有改變。

#女性主義有事嗎
#我不是針對你啦
#所以那個贖罪券你買了嗎

About

Up Next
求解20點:一位後現代女性主義者可以怎麼談戀愛?  
Previously
 為什麼女性主義者就該「勇敢愛自己、單身萬萬歲」?其實,所有人都該有傷心脆弱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