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解20點:一位後現代女性主義者可以怎麼談戀愛?

文:何岡駿、編輯:方綺、許鈺昕

後現代女性主義大概不會想要過單一模式的慶典:一對對異性戀伴侶去看電影、展覽,而且一定要找一家高級餐館(以顯示這天的重要性),送禮物以彰顯自己的經濟地位,然後再找個旅館增產報國。

這類統一劇本並不一定真有甚麼壞處,有個可以花大錢、吃大餐的正當名義,好像也挺不錯的不是嗎?但後現代女性主義要說的是:我們不需要特定節日才能顯現親密關係的重要性。

這或許讓人有些困惑,如果不過普通的情人節,那要甚麼時候慶祝?她們的回答會是:你想怎麼慶祝就怎麼慶祝。

▍如果跟一位後現代女性主義者談戀愛的話,你們每天都在過情人節

後現代的精神是個模糊而交織的概念,三言兩語道不盡它的全貌。簡單來說,後現代對於傳統認識世界的方式感到不足。社會文化,常常只有「唯一代言人」,也就是所謂的主流價值觀,跟他一樣的都會被都統稱「非主流」。有人對此感到疑慮,因為在不同人身上,認識世界的角度可以有很多,不需要指名唯一正確的道路。

這想法在現今或許相當俗濫,但在往昔卻並非人人接受的常識。

帶入了這一觀點,後現代女性主義是用一個相當批判的方法去談女性主義,畢竟大多數的常規與標準都是男性定下的。例如先前自由派頌揚的理性精神,在後現代女性主義眼中,是拿男性作為量尺衡量女性的能力。只是要求社會給予女性(極好卻有點不知所謂的)理性,並沒有否定原先父權的那套邏輯,甚至強化既有的概念:理性優於感性、陽剛優於陰柔。後現代質疑,這不就只是照著預定好的模板去雕刻自身的形狀,而非自主的選擇。

▍看清楚了!這個世界、整個體制就是男性建構出來的

她們也說道:男性在傳承的文學、歷史書籍之中,常作為作者的傳聲筒,這個視角是屬於男性的世界、男性的價值觀。男性主導話語權的地位,無意間壓迫女性的聲音,在歷史的洪流之中,女性往往被噤聲,被認為沒有屬於女性自身的觀點,不論欲求、想法,從來只有男性在發聲。好奇心、求知心、熱於冒險等,關於那些頌揚人本價值的形容詞,不過是在形容好奇、冒險的「某某男性」。

語言的壓迫也同等嚴重。你有沒有注意到,在不曉得語境的情況之下,不論中英通常都預設男性作為敘述角色。第二人稱的你、第三人稱的他,稱呼特定職業的X-man(policeman, lawman),除非此事是關乎「女性」,才要特別標示加以區分,好似是甚麼稀有物種一樣。這差異可能無意間影響我們的認知視角,讓我們以男性標準看待世界*。這不意指有哪個特定人士或團體有意為之,但不能不強調差異帶來的影響(尤其是產生重大影響之時)。如果各種語境都傾向使用「他」的視角與觀點,而非「她」的感受與想法,這類不平等價值觀的產生也是相當自然的。

▍不管你是異性戀、LGBT、還是單身一人,後現代致力於讓大家都能爽爽過情人節

總的來說,後現代女性主義其實是一種思維方式,它讓我們意識到除了主流塑造的觀點以外,所有人都擁有其他體驗生命的可能性。情人節並不只是對一對對異性戀情侶開放的慶典,不管你是LGBT,年輕情侶或結褵多年的伴侶,甚至僅獨身一人,都能以任何方式去珍藏專屬於各自的美好。

*說明預設偏誤的影響,舉一個實際的案例。在醫院處理遺體的統計數字,問到家屬如何處置大體,如果將火化、埋葬等傳統作法作為預設選項,而將捐贈作為家屬另外的方案,多數人仍依循一般處置方法,而不會特意讓其遺愛人間;若將選項倒過來,選擇捐贈大體的上升比例出奇的高。但是同樣社會同樣地區的人,想法並不會變動得如此劇烈,那麼只有可能是一預設、既定的選項,強烈影響人的選擇。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