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有事嗎】明明是理想的浪漫愛情片,怎麼我看卻像幻想的驚悚恐怖片?

文:Yen-Ju Lam;編輯:劉奕伶

▍非常簡單的前提,〈明天,我要和昨天的妳約會〉是什麼?

〈明天,我要和昨天的妳約會〉是一部2016年推出的奇幻愛情電影。男主角(福士倉汰飾)在電車上見到了靠在車窗旁看著小說的女主角(小松菜奈飾)後對女主角一見鍾情,但是在每一天相處的過程中,女主角常常做出奇妙違和的舉動,兩人的感情加溫的同時,謎團也越來越大……

▍為什麼看完〈明天,我要和昨天的妳約會〉後,我成了小松菜奈的粉絲,卻痛恨這電影的原作與劇本?

在〈明天……〉這部電影中,男主角(跟鏡頭)總是花了長長的時間凝視著女主角美麗的身影,而女主角除了解釋劇情跟說「好」之外,唯一跟別人有的對話都是在談論男主角。說實在,看完電影之後,你對女主角唯一的印象除了那美麗的靜謐的場面之外,基本上就是在男主角沮喪時鼓勵男主角、在男主角生氣時受他的氣、在男主角決定振作時陪他一起振作--基本上什麼個性也無。 這樣的女主角,不就像機器娃娃一樣,什麼都不用想、只要配合男主角就好了嗎?而這就是男主角愛的要死要活的對象?更令人吃驚的是,這部電影在大眾之間掀起好評,難道都沒有人覺得可怕嗎?這代表廣大的觀眾都認為完全沒有自己的思想的女主角、以及喜歡這樣的女孩的男主角,都很合情合理啊! 在我憤怒又失望的隔天,朋友給了我一個非常寶貴的資訊:Bechdel test。這個測試簡單來說,是當你看完一部電影或是小說之後,想想看:在這部電影中,女性有沒有台詞?有沒有有意義的對話?有沒有除了談論男性之外的對話? 我可以肯定的說,這部電影不會通過Bechdel test,但更令人難過的是,有好多受人喜愛的電影,大概也沒法通過Bechdel test。 無法通過Bechdel Test的電影,顯示出什麼問題?

▍「逃離女性、逃向女性」,誤導了每個人的性別想像。

上野千鶴子的《厭女》之中有一段是這麼寫的:許多男作家的小說中,對於女性的描述刻劃都是「幻想中的女性」,而人們透過這些小說了解到的,也只是這種「幻想中的女性」。甚至連女性本身,拾起這樣的書之後,連帶也錯誤的認識:「原來真正的女性是這樣子的……」。而男性呢,卻往往在閱聽完畢之後、接觸到世界上真正的女性之後,感受到現實與「幻想中的女性」的巨大落差,所以必須「一面逃離(現實中的)女性、一面逃向(幻想中的)女性」。 這個世界上,媒體再製了這麼多男性視角的凝視與對女性的幻想,甚至讓女性錯誤的去限制了自己;而我從此之後每次只要看到小松菜奈嫻靜美麗的臉,都忍不住想到這樣的一個大環境的悲劇,進而感受到一種深沉的濃重的悲哀。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