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被叫小鮮肉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塊被放在賣場生鮮冷凍區的肉

文:匿名 / 編輯:方綺

我明明就是一個人,為什麼要說我是一塊肉?而且還是鮮肉,聽起來很像是被放在賣場生鮮冷凍區的一塊肉,讓人聽了不太舒服 ── 因為這不但含有性意味,而且還有種任人宰割、挑選的感覺。

被叫小鮮肉,我還真的是開心不起來。

誰會成為小鮮肉:我從一個人變成一塊肉的過程

先來拆文解字一下,小鮮肉分成三個字,小跟鮮跟肉,哈哈哈廢話。小指的應該是年紀,就是要夠年輕才是可以被慾望的客體,因此才會帶到下一個字:鮮。我查了一下辭典,發現鮮的解釋如下:令人愉快且美味可口的味道。 看到這個說法,實在是令我莞爾一笑,難怪小鮮肉這個詞這麼多人愛用,因為他超到位的。最後一個字:肉,顧名思義就是指肉體,跟鮮這個字加起來指的就是可口的肉體 ── 因此要成為小鮮肉其實要符合三大條件:夠年輕、夠可口、然後要有肉。(不知道為何有種在寫食記的感覺XD) 雖然現在很多人都覺得,被叫小鮮肉是一個稱讚的意思,但我根本不這樣覺得啊,這根本是一道菜的名字好嗎!我有自己的名字,為什麼我要成為你眼中那種可以被物化、化約、甚至是帶有性意味(鮮嫩欲滴的形象)的簡單詞彙呢?

小鮮肉這個詞本質上就是一種「凝視」

要怎麼把這件事情跟女性主義做聯結呢?來學術一下:黃海榮(2007)在「男性凝視」與色情這篇文章中提到,所謂「凝視」,並非普通的觀看。與之相比,「凝視」指的是觀看者以帶有評價的眼光審視他人。在這樣的情況下,被觀看者並非被當作「人」來對待,而是被觀看者的眼神恣意的切割、衡量以及審判的「物」。所謂的「男性凝視」,就是指男性觀看,而女性成為被觀看、評價乃至於控制的對象。 凝視通常被使用在生理男性對女體的掃視、幻想,但這不代表凝視只會出現在男對女的情況。像是小鮮肉這個詞,其實也算是凝視的範疇之一XD

互相傷害何時了:小鮮肉詞彙的出現 ≠ 女性主義的抬頭

我覺得有人說小鮮肉這類詞出現,是女性主義的抬頭,但我覺得這樣好像不太對。當然我們要保護女性也擁有慾望的權利,但這個權利範圍不應該超出傷害到別人的主體感受身上。像是有一次我的一位女性朋友,就曾經上下打量我、然後拍了我屁股一下,帶點嘲諷的意味說:「欸XXX,你真的是一塊小鮮肉欸!」其他人也跟著紛紛起鬨。 當下其實我是恐懼跟不安的,接著想到很多女性友人、甚至是整個女性群體要常常面臨這種處境,就深刻感受到這個社會的不友善。但當我說出我覺得不太舒服之後,身邊的朋友們就會開始起鬨,「被女生覺得小鮮肉還不好嗎?」「X哥很會欸,很撈!」其實在這樣的脈絡下,男性過去一直都處於性主體的角色,所以當男性成為被慾望的客體的時候,就很容易被自動認為是在「享福」!?(目前還找不到一個更好的詞彙哈哈哈) 而且這樣的說法,會讓我覺得很像是國小告老師的情節,例如:「老師,那個XXX剛剛凝視我了!」「老師明明就他先的!!」用凝視去打破凝視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因為我們不能用一個東西裡面的東西去摧毀這個東西本身,這樣的互相傷害,其實會讓我們的討論變得很模糊 ── 凝視本身就是不對的,其實這都來自父權體制中,我們不斷被教育要學會慾望人、或者是被欲望才是一個足夠的人,不論什麼性別皆是如此,這是來自於整體結構的失敗。 P.S 說到撈這個詞,其實我也覺得很令人費解。到底為什麼要用撈,是以為自己在經營什麼海產業嗎?

作為一個生理男性,我認為女性主義也可以幫助到我

其實父權也在壓迫男生啊,像是我本身其實算是一個不是那麼陽剛的人,可是有時候卻被迫成為一個具有男性特質的人,因為這樣別人才不會覺得你很奇怪、才符合這個社會給你定義的身分。 像是其實很多時候我也被迫要去慾望別的女性,例如很多男生互相在聊天的時候,起首式很多都是「欸你看這個妹很正」、「這個我可以」之類的內容,雖然我本身是會在心中偷偷覺得「哇這個女生好漂亮」沒錯,但我不會說出來,也盡量避免用一些讓人不舒服的眼神盯著對方看,我也不喜歡別人說什麼「這個我可以」之類的話 ── 這個你可以,對方不一定可以啊;我也希望別人可以這麼對我,有時候你自以為的稱讚根本就是性騷擾。 對我來說,打破男性凝視其實可以包括到所有凝視,先透過比較常出現的男性凝視女性開始做起,然後在讓所有人都逐漸脫離凝視跟被凝視人的困境:大家都應該是一個完整的人,不該是某個器官、某個部位、或只是一坨肉。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