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白話文

求解20點:一位後現代女性主義者可以怎麼談戀愛?

後現代女性主義大概不會想要過單一模式的慶典:一對對異性戀伴侶去看電影、展覽,而且一定要找一家高級餐館(以顯示這天的重要性),送禮物以彰顯自己的經濟地位,然後再找個旅館增產報國。

四種經典女性主義流派,會如何面對「愛情」這個磨人的小妖精?(上)

在上篇的文章「一場關於情人節的文化研究:情人節除了是資本主義的陰謀,更是充滿父權象徵的可怕儀式!?」中,我們提到了情人節基本上就是將各種帶有父權色彩的活動,全部打包一次過完的一個節日。

相信不少女性主義者(褒義的)午夜夢迴的時候都想過這件事:我們能抱有怎樣的愛情觀,又如何面對所持立場與現實交往關係,兩者所形成的鴻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