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水果拼盤」專訪系列三:老闆,一杯哈密瓜榴槤汁!

文:陳筱竺、黃渝晴;編輯:許鈺昕

▍我選擇擁抱雙性戀這個標籤

當同、雙、泛等非異性戀的性傾向在這個世界被當作特例,人們便會理所當然的把異性戀的身份套用在自己身上,除非遇到矛盾與衝突,否則不會懷疑「我是異性戀」這件事,這使得非異性戀者對於自我性傾向的認同,需要經過更多猶疑與確認才能建立。

要覺察自己非異性戀已不簡單,而覺察之後,又要能承受各方壓力,並擁抱自己的非異性戀身份,更是難上加難。身為非異性戀中的雙性戀,在異性戀中容易受到歧視,在同性戀中,卻也可能因為「很亂」、「誰都可以喜歡」等種種汙名而被排擠。我不禁好奇,勾勾與阿豹是怎麼擁抱雙性戀的自我呢?

▍喜歡男生,也沒什麼不可以

阿豹國二前的愛情觀受到偶像劇的影響,當時自我認同為異性戀的她,初戀對象是隔壁班的男同學。上了國三結束第一段戀情後,她隱約感覺到隔壁班的女生有種無法言喻的吸引力,此時的她雖然已開始接觸同志文學,但並沒有認真思考自己與那位女孩談戀愛的可能性。上了高中,受到女校氛圍的影響,阿豹開始自我認知為同性戀。近年,阿豹又從同性戀,轉為擁抱雙性戀認同。

「其實我也沒有說喜歡上哪個男生,但是就是不排斥,所以才把自己放在(性傾向)光譜中,雙性戀偏同性戀的位置」

我覺得阿豹自在得很溫柔,那是一種自信卻不暴烈的自大,內斂卻不矜持的模樣。她忠於自我的感受,並且抱持著開放的心。由於自我的不設限,她可以擁抱不同樣態的自己,並期望這個世界可以容納更多可能,這是我由衷佩服的。

「我覺得我有意無意的的在迴避雙的汙名。」

如同大部分的人,勾勾小時候並沒有費心思考性傾向認同,「全世界都會先預設自己是異性戀嘛!」她說道。直到高中被學姊追求,喜歡女生這件事情,才開始出現在她生命中。由於大眾加諸於同志的標籤以及相關資源的缺乏,勾勾掙扎了好一段時間,才決定與學姊在一起。

「我覺得南北資源還是有差,以前只知道跟女生在一起這件事可以很正常,但我從來沒有思考過,性傾向裡面還有很多種。」上了大學後,勾勾接觸到泛性戀的概念,泛性戀「交往關係不必在意性別」的概念正好契合她「性別不是問題」的想法,於是泛性戀成為了她的性傾向認同。大三時,交了一個男友的勾勾認識了雙性戀,她發現,既然雙性戀與泛性戀同樣具有「喜歡男生或女生都可以」的意涵,為何當時的她跳過了雙,直接認同泛呢?

「我覺得我隱隱約約,有意無意的的在迴避雙的汙名。」

汙名使人卻步,面對汙名甚至擁抱汙名的身份,需要勇氣與支持。隨著成長,勾勾逐漸擁有了更多能量與資源,在經過一番思考後,她決定重新擁抱這個標籤,將自己定位為雙性戀,成為了現在勾勾在我們眼前的狀態。此刻的她蓄著一頭帥氣的短髮,穿著裙子,卻一點也不彆扭,反而讓人感到坦率又自然。

▍你理想中的感情會是什麼模樣?

「我期待的是,沒有任何親密關係裡要做的事情是基於性別。」勾勾說。

「我認為是雙方可以溝通,並不需要哪一方特別犧牲。我可以配合對方,對方也可以配合我,但「配合」並不就是低人一等。」「就算是保有自己的生理性別,對一段感情也可以沒有影響。而且有的時候性別角色會讓你有可以遵循的東西,反而會感到更自在。」阿豹說。

在對談的尾聲,我們問了這樣一個問題,勾勾與阿豹兩人的答案儘管不同,最終仍歸結於任何感情關係中雙方的平衡。當我們能以更包容的姿態去看待任何互動,那麼更自在也更多彩的世界就能夠為你展開。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