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水果拼盤」專訪: 柳橙不是唯一的水果,哈密瓜也不錯喔

文:陳筱竺、黃渝晴;編輯:許鈺昕


關於愛情,你的想像是什麼?

是你的肩膀讓人依靠,你的雙手發誓要保護另一伴,最後再加上一個華麗的壁咚?
還是投入他致命的擁抱,像隻貓有時候耍個傲嬌,每天還要聽他唱愛你一萬年?

老師,有沒有其他選項啊?

當然有!斯斯有四種,人卻有百百種,如果親密關係的想像只剩下這兩種角色定調,不就像是世界上只有兩種水果,就算是最好吃的兩種,也覺得單調得可怕。

▍多吃點水果吧

2017年5月24日,同婚釋憲通過,台灣的性別運動又邁進了一大步。當大環境的性別意識逐漸萌芽,我們不禁好奇,個人的處境會是什麼呢?因此,我們分別與勾勾、阿豹兩位雙性戀朋友進行對談,試圖呈現出愛情的另一種樣貌。

阿豹的生理與心理性別都是女性,曾談過四段感情,第一段是在國中時期與男性交往,而之後的三段感情都是同性交往關係。性傾向方面,她將自己定位在雙性戀偏向同性戀的位置。阿豹給我的感覺是溫和的,而或許是家裡比較開放的緣故吧,在阿豹身上,我看見對於各種事物的包容。對她而言,每個人都有自己選擇生活的方式,因此在意識到愛情可以有更多選項的同時,她也能夠理解不同人在交往關係中各異的樣貌。

▍原本想過不要再喜歡女生了,卻陰錯陽差的學會如何做自己

高中時,在相對對同性關係友善的女校氛圍下,阿豹開始與同性交往,當時留著短髮的她自然而然的將自己放入所謂的照顧者「T」的角色,而那時班上一位很酷帥的T就成了她的模仿對象,就這樣一直到第一段同性關係結束......

「那時候我其實有想過不要再喜歡女生了,喜歡男生對我父母比較好,因為他們就不會被旁人用異樣的眼光看待。」與第一任女朋友分手後,高三的阿豹思考著自己是否不要再當同性戀了。於是她開始留長髮,開始試著脫離從前陽剛的角色,在這期間,她又交了第二個女朋友,但因為同時留長髮的緣故,她不再把自己釘在T的位置,而能更自在的相處於關係中。

「我有時候會成為照顧者一方,像是我可以騎腳踏車載對方、走在馬路上時會順勢走到外側,這其實就是大家認為T要做的事。但我會告訴自己,我並不是想要塑造自己成為T的樣子,而是就是想要照顧對方」。依然是照顧者,但已不是為了扮演某種角色,而是出自於身為較年長的一方,想要照顧另一伴的心情。

原本是因為對於同性性傾向的動搖而留了長髮,卻又進入另一段同性關係中,這樣的陰錯陽差反而讓阿豹學會了如何做自己。

進入第三段關係後,阿豹剪回短髮(因為發現自己不適合長髮),她了解到自己是個喜歡被照顧的人,也對於這部分感到自在,比起所謂的T/P分類,她更喜歡用姊姊/妹妹去形容她與伴侶間的關係。不需要再急著將自己和伴侶放進傳統親密關係的框架中。她認為慢慢地,女同性戀的角色分工已經被瓦解掉了。

在這段訪問中,阿豹流露出一種暖暖、緩慢的氣質。我感覺到她在三段同性戀關係中的角色變化與適應就如同她的個性一樣,是流動的,像水一樣。
(待續…)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