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oyce H.

「愛情水果拼盤」專訪系列三:老闆,一杯哈密瓜榴槤汁!

當同、雙、泛等非異性戀的性傾向在這個世界被當作特例,人們便會理所當然的把異性戀的身份套用在自己身上,除非遇到矛盾與衝突,否則不會懷疑「我是異性戀」這件事,這使得非異性戀者對於自我性傾向的認同,需要經過更多猶疑與確認才能建立。

求解20點:一位後現代女性主義者可以怎麼談戀愛?

後現代女性主義大概不會想要過單一模式的慶典:一對對異性戀伴侶去看電影、展覽,而且一定要找一家高級餐館(以顯示這天的重要性),送禮物以彰顯自己的經濟地位,然後再找個旅館增產報國。

【電影有事嗎】願我們面對愛情,像面對成長一樣,能有更多的容忍、更多的想像。

〈以你〉是一部很難被分類的電影,你可以把各種標籤貼上去,讓人更好猜測。但是,當你越試著分類,你會發現自己離它的故事本質——對少年曖昧不明的心境的描摹、對那種一時忐忑地向前、一時畏懼地後退的探索——越遠。

當我被叫小鮮肉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塊被放在賣場生鮮冷凍區的肉

我明明就是一個人,為什麼要說我是一塊肉?而且還是鮮肉,聽起來很像是被放在賣場生鮮冷凍區的一塊肉,讓人聽了不太舒服 ── 因為這不但含有性意味,而且還有種任人宰割、挑選的感覺。

被叫小鮮肉,我還真的是開心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