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精選專題

「愛情水果拼盤」專訪系列三:老闆,一杯哈密瓜榴槤汁!

當同、雙、泛等非異性戀的性傾向在這個世界被當作特例,人們便會理所當然的把異性戀的身份套用在自己身上,除非遇到矛盾與衝突,否則不會懷疑「我是異性戀」這件事,這使得非異性戀者對於自我性傾向的認同,需要經過更多猶疑與確認才能建立。

「愛情水果拼盤」專訪: 柳橙不是唯一的水果,哈密瓜也不錯喔

關於愛情,你的想像是什麼?是你的肩膀讓人依靠,你的雙手發誓要保護另一伴,最後再加上一個華麗的壁咚?還是投入他致命的擁抱,像隻貓有時候耍個傲嬌,每天還要聽他唱愛你一萬年?

為什麼女性主義者就該「勇敢愛自己、單身萬萬歲」?其實,所有人都該有傷心脆弱的權利

女性主義者,是一群讓整個社會更平等、讓所有人可以更自由的一群人。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女性主義卻變成一個負面的用語,被認為是認真魔人。

當我被叫小鮮肉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塊被放在賣場生鮮冷凍區的肉

我明明就是一個人,為什麼要說我是一塊肉?而且還是鮮肉,聽起來很像是被放在賣場生鮮冷凍區的一塊肉,讓人聽了不太舒服 ── 因為這不但含有性意味,而且還有種任人宰割、挑選的感覺。

被叫小鮮肉,我還真的是開心不起來。

過完情人節後,我發現資本主義才是愛情的騙子

情人節就是日常約會的 2.0 版本:情人節以前,我們先來聊聊「約會」的歷史。約會其實是十分晚近的事情,大約二十世紀才出現吧。在過去,女性沒有工作的權利、也沒有經濟自主的權利,因此所謂的「約會」,就是男性透過請吃飯、送禮物、買門票,來追求女性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