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bang勝利醜聞:在韓國,女人的人生就是別人的A片

近日,被指涉嫌仲介色情服務的南韓組合 BIGBANG 成員「勝利」(本名:李昇炫)已宣布退出演藝圈。

勝利遭爆出涉嫌性賄絡、仲介性交易的醜聞。不只如此,此案還牽扯出案外案,勝利的手機中有一「淫魔群組」。南韓媒體SBS再度披露,歌手鄭俊英在群聊裡散播偷拍的性愛影片,受害女性至少10人。而在群聊裡的男星還有歌手崔鍾訓、男團「Highlight」前成員龍俊亨,以及近日被爆出的第五人,「CNBLUE」李宗泫。

這次事件,讓大眾看見韓國演藝圈藏污納垢的真相。在韓國生存的女人、女藝人到底有多身不由己?

「勝利」醜聞事件簿,除提供性招待、更潛藏著韓國的偷拍文化、政界與演藝圈勾結之情事。製圖:女性主義有事嗎。

勝利在韓國投資多家夜店、咖啡廳、餐廳等等,事業做很大的他,平常也給人花錢如流水的形象。粉絲們甚至稱他為「勝茲比」,將他比喻為大亨小傳中的蓋茲比,顯現出他平常出手闊綽、富家公子的形象。

南韓的一間網路媒體披露,勝利竟將他投資的夜店當作招待外籍投資者的色情場所。他曾要求下屬找兩個「聽話的孩子」到位於江南的Arena夜店做性招待。2019年,傳出勝利投資的夜店Burning Sun店員下藥性侵女客人,勝利甚至擔任高級皮條客的角色,提供性招待給貴賓、或者是商業夥伴。

根據風傳媒,Burning Sun的VIP客人曾透露,這間店會鎖定有錢的客戶,私下給他們看年輕女孩的裸照,表示他們都「準備好了」。但這些女孩看起來都毫無意識、像是喝下神仙水的樣子,「他們說得像是這群女孩是美食或禮物一樣,還說對這些女孩下藥後,會性侵她們。」

一瞬間,事業有成、又身為藝人的「天選之子」形象瞬間崩塌。

「要不是她發現我偷拍,嘿嘿⋯⋯我還想繼續睡她」

但這還不是全部。勝利的醜聞宛如粽子一般,拿起一個扯起整串,牽扯出案外案。當勝利的手機送去送修後,一個有許多藝人在內的對話群組被翻出,這個群組中有大量的性愛影片,全都是偷拍而來的。

影片的流出者,是韓國歌手、主持人鄭俊英。他曾將與前女友、或者在夜店認識的女生的性愛影片偷拍下來,傳到這個「淫魔群組」中,分享給其他藝人朋友。他甚至曾被其他受害女性抓到過,但他卻當作沒事的向龍姓歌手好友說:「要是沒被發現⋯⋯我還想繼續睡她。」

他曾拍攝前女友的性愛影片、並傳播,接受警方調查時,警方甚至想幫他煙滅證據,當年負責的員警不僅未沒收鄭俊英的手機,還致電到他託付還原資料的私人辨識企業,提議說「不能以機器老舊,資料無法還原為由,幫忙寫確認書嗎?」企圖湮滅證據。

這不只是韓國演藝圈中的單一事件。這是整個演藝圈與警方、甚至是政界勾結的縮影,勝利的醜聞,讓韓國上上下下醜態畢漏。

這件事為什麼會引發軒然大波?在韓國,Bigbang可說是數一數二的大天團,他們可是韓國娛樂圈的頂級人物。如果你平常有在追韓劇,你應該會知道:韓劇中使用的手機、化妝品,全都是國貨,因為韓星可以說是韓國的國策,也可以說是種外交政策。這就是為什麼,警方要力保這些「重點藝人」的原因。

當性犯罪發生,檢討受害者必成為劇情

在《有事嗎》的讀者看來,這些男藝人的惡行,完完全全就是犯罪。然而,對某些人來說,並不盡然。這次的事件更揭露了一件嚴重的社會問題。鄭俊英的偷拍醜聞爆發後,許多網友便開始討論:在他偷拍的名單中,有沒有女藝人?

一連串的猜測,在韓國的論壇上就此炸開。

當性愛影片遭到偷拍並且流出,片中的「女主角」們分明是受害者,而今她們卻要承受輿論的壓力,一名著名演員吳超熙便在IG上抱怨:「我到底要接到多少次『關切電話』?」

遭到捲入性醜聞的女星,就算是受害者,她們仍免不了被譴責的命運。例如,韓國女星具荷拉曾遭男友施暴,被打到子宮出血、前男友甚至揚言外洩他們兩人的性愛影片,試圖毀掉具荷拉的演藝生涯。即便如此,當時韓國的演藝圈討論論壇,還是有許多人譴責具荷拉只是在「炒作」。

具荷拉當時也不斷主動發訊息要求當面談判。她怕的不是被民眾斥責暴力行為,也不是怕戀情曝光,而是擔心兩人交往時拍下的性愛影片曝光,前男友當時以性愛影片威脅,後來具荷拉在身心煎熬的情況下,主動召開記者會道歉、坦言有性愛影片的事實。

這就是在韓國演藝圈冒著血泡的事實:她們被偷拍的性愛影片遭流出,作為受害者的人卻要為此道歉。

在韓國的演藝圈生存很難,因為競爭激烈。而一名女星若是流出性愛影片,自然會被經紀公司「棄保」,畢竟有這麼多人要取代她的位置。此時人人都會謾罵她是婊子、甚至懷疑他的演藝生涯是不是都靠「淺規則」上位,但沒有人會譴責將影片外流的人。

我的生活,不是你的A片

韓國的偷拍文化非常嚴重,甚至已經成為社會問題。勝利一案出來後,更是讓大眾知道,這個犯罪行為,已經滲透到上流社會、演藝圈、政商界。

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一個十年前的案子?據香港01,29歲女星張紫妍上吊自殺,她在遺書中寫道,在出道期間,她被迫向企業主、演藝圈甚至是新聞界等31名高層人士提供上百次性服務。更誇張的是,她生前被經紀公司逼迫做絕育手術,方便這些高層們不用戴套。為了讓張紫妍處可以隨時提供服務,公司甚至會讓她在與這些高層上床前吸食毒品。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這些人至今逍遙法外,畢竟警方與政界關係密切,又怎會查得出東西。這些事件從十年前就在韓國上演,直到勝利一案被爆出,都還是一樣的劇情。

根據《商業周刊》,除了遭陌生人偷拍,南韓色情網站也還流傳許多「復仇式性愛片」(Revenge Porn),這些影片多半是情侶分手後,其中一方為了報復前伴侶,在未經同意下公開對方的私密照、性愛影片。南韓女性律師協會(KWLA)的研究指出,11%的偷拍犯罪是熟人偷拍,而熟人犯案多半發生在情侶或夫妻之間。

熟人之間,從來都不「安全」。根據主計處的資料顯示,台灣有將近六成的性侵案件發生在認識的人之間。

這件案子是否可順利偵查下去?韓國的真實事件,恐怕都比他們的影視作品來的精彩許多。

About

女性主義有事嗎主編,願望是希望黑眼圈變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