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性別不平等事件簿:「素顏出門,我會羞愧而死」

韓國對美的追求,特別極端。

如今的偶像團體,腿不夠長、不夠瘦、眼睛不夠大,根本不會出現在螢幕上;佐以整形手術的盛行,美女的標準值越來越嚴苛。「顏值」在韓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拜今日偉大的醫療科技所賜,就算沒有中基因樂透,你也可以用許多手段將自己「偽裝成」母胎美人。

根據國際美容整形外科學會發佈的《2014年度全球整容整形報告》的資料,2014年,韓國一共進行了98萬例整形手術,僅次於美國、巴西和日本,是2014年世界上整形第四多的國家。

不過,排名前三位的國家都是人口過億的大國,而韓國只有5000萬人口,成功晉級世界上整容人口比例最大的國家。

把自己打理得好看,在這個國家彷彿是一種責任。

當然,要提升自己的外貌,除了整形這種大規模的改造,畫個妝也是可以的。不少人看上了這塊商機,美妝Youtuber的從業者也越來越多,像這支短片的發佈者裴殷貞。

但這支影片不像他頻道中其他的美妝教程,在短片當中,她首先素顏,後來畫上濃妝,又再度把妝容卸掉 —— 如果不知道過去的她有多為素顏所苦的話,你不會了解,在將近20萬的訂閱戶面前卸妝對她來說有多可怕。

「以前如果我沒有化妝出門的話,會非常沒有自信。就連別人看著我素顏的樣子,我都會非常尷尬,我真的好恨我這張臉。」

就連到樓下買個泡麵、或只是去附近超市買東西,裴殷貞也堅持要花兩個小時,把妝畫完後才「允許自己出門」。她說,這是為了讓自己心安,就算要犧牲睡眠或吃飯的時間,也一定要在出門之前,把自己裝扮完整後才願意出門。

驅使她發出這支影片的動機,來自於她收到一名13歲女孩的來信。這名少女說,「我身邊的女孩子們都開始化妝了,讓我覺得我也開始要。但我還是很沒自信,你可以跟我說怎樣才能變得有自信一點嗎?」裴殷貞開始意識到,自己身為一位美妝Youtuber,應該負起更多社會責任。

這些故事聽起來很驚悚嗎?其實,裴殷貞絕對不算「極端個例」。一定有許多跟她一樣的女性,素顏時出門總是十分惶恐,祈禱自己等下不要遇到朋友。

是什麼讓女性們普遍都有強烈的外表焦慮?

是,素顏對許多人來說就是一個笑話

裴殷貞並不是主流美女,因此他在經營頻道的過程中並不順遂。有網友甚至曾直接留言:「這是不是一隻豬在化妝的影片?」、「如果我長這樣的話,我應該會先去自殺」

這些說法,其實都回答了為什麼裴殷貞需要拍這支影片。

女性妝前妝後差很多這件事,常常被當成笑話來講。為什麼?因為嘲笑這種「不堪」也許對某些人來說很有趣,長得不好看、卻想飛上枝頭當鳳凰的人,活該被嘲笑。嘲笑一個人的素顏,不只是在嘲笑她的基因,更是在笑她的勞動成果——就算你平常再怎麼努力的想偽裝自己,到頭來還不是在自欺欺人。

人們對於顏值的重視,更扭曲成了強烈地窺探心理。還記得嗎?有段時間,綜藝節目上非常盛行邀請女明星直接卸妝,妝前妝後差很多的人,便是當天的收視率保證。

漂亮還不夠,自然是要天然美人才最好;沒有辦法做到的話,至少也要做到能夠把自己畫成、整成該有的樣子,這就是對外表焦慮感的根源。也許有些反對者們會認為「化不化妝不是自己開心就好嗎?」但事實並非如此。當一個女性選擇不化妝,也不會感受到任何壓力時,這才叫做真正的個人選擇。

裴殷貞這支卸妝影片,就是一個抗議,也是對其他韓國女性們的集體喊話。也開啟了後續一連串在韓國發酵的#escape the corset串連活動。

2019的韓國,正在繼承1968年美國的女性運動

#escape the corset 的Hashtag名稱,起源於1968年的美國。當時的女性主義者們正在抗議美國小姐的選拔賽,她們發起了丟掉內衣、卸掉妝容、脫掉高跟鞋、與掙脫束身衣的抗議活動。

肥肉不能溢出、腳都要斷了還是要穿高跟鞋,塑造美的方式,都離不開規訓女性的身體:這是種充斥著暴力的美,也是服膺於父權框架的美。

1968年的抗爭手段,已經無法全然適用於當今女性面臨的問題。2019年韓國的執行方式是這樣的:有越來越多韓國女生,開始在Instagram上秀出自己剪短頭髮的照片、並且嘗試在出門時素顏。這樣的目的,是在鼓勵其他女生,就算妳不當個標準美人也沒關係,因為有我陪你。

不只如此,韓國女性們更是發動了全國性的「美容罷工」。每個月的第一個禮拜天,女性們被鼓勵不買新衣、素顏出門、甚至是將頭髮剪短。根據CNN採訪一位韓國社會系教授李娜楊的說法:「當你為美容產業貢獻了一點,你都會使這個社會對美的標準更為嚴苛。」這次#escape the corset的串連運動,可以在日常生活中輕鬆的實踐女性主義。

為什麼直到2019年,韓國才面臨這樣的反動?

韓國並不是個可稱為「夠性別平等」的國家。根據去年(2018)的男女所得平等報告書當中,韓國在149個國家中名列第115名,可說是差距非常高了。父權的痕跡不會只駐留於某單一面向,南韓國家青年政策研究所調查也指出,有約22%的女性自陳曾動過刀,其中有近半同意「外表在生活中很重要」。

把這兩個面向綜合起來思考一下:一名女性一個月在整形手術、化妝品、保養品、衣服等商品上花的金錢遠遠高過男性,但薪水卻與男性差距非常多。這並不只是錢的問題而已,像是裴殷貞提到的,她每次化妝都要花兩個小時——想像一下,每天如果要被剝奪兩個小時的睡眠時間,是不是很痛苦?(甚至不包含卸妝、保養等時間)

長久下來,對荷包跟精神來說,都是一種負擔。

但是社會的原有秩序,從來都不是這麼好打破的。許多人習慣於原本對他來說舒適的生活方式,自然也認為那些發起異議的人們需要「付出代價」。

2018年11月的時候,一名剛上班不久的女員工遭到連鎖咖啡廳開除,原因只是因為她短髮而且素顏。後來那公司雖然有道歉,並提供給他補償金,但這依舊難以平緩運動者們的憤怒。

#escape the corset的活動不只關注化妝與否的問題,有更多關於女性權益的議題,也同樣被激發。例如性騷擾、身體權的侵害等等,這些議題都讓數以萬計的韓國女性拿著“My Life is Not Your Porn”的標語走上街頭。

韓國的性別平等戰爭,現在才要開始。

對這篇文章有共鳴嗎?也許你也會對這些文章有興趣:

德國青少年:男性多半愛吃肉喝酒,這樣可以領導國家嗎?
欸,女性主義者可以化妝嗎?

網站不方便,臉書最直接!想看更多女性主義白話文、人物專訪、優質內容、編輯精選好書,歡迎到我們粉專逛逛。

參考資料:CNN,Escape the corset:How South Koreans are pushing back against beauty standards

About

女性主義有事嗎主編,願望是希望黑眼圈變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