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今年幾歲?」為什麼變成不能問的禁忌問題?

文:有仁

女人40一朵花? 還是人生的終結?

我今年剛滿40,婆婆最近常語重心長地苦勸我:「女人呀,一旦到了40歲,工作也就到頭了,不如花多點時間和心思,把小孩給照顧好。」

身為逆媳,當然立馬轉身開放網路上的履歷。想當年我36歲的時後,才剛開放履歷而已,馬上就有5家公司的面試邀約—最後還收穫3家公司的錄取通知。3年半後的今天,我多了幾年的主管經驗,然而,這次開放履歷後,即使有2百多家公司看過我的履歷,卻沒有一家邀我面試。

後來先生告訴我,婆婆在她40歲那年遇上了工作瓶頸,也曾感嘆說自己人生結束了,以後只能將希望放在兒子上了。

這時,我才驚覺,現今的女性,面對年齡這道關卡,狀況並沒有比上一輩好多少。

不只是性別天花板,還有年齡的天花板

《年齡騷擾》一書裡提到日本70年代時,曾要求女性30歲就得退休;就算現在的日本已有保障女性的退休年齡的法規。但實際上,女性仍時常被迫提早離開職場。

不只日本,台灣也一樣,許多女性一但到了40歲,即使體力沒差多少,工作經驗還更豐富了,但工作機會卻少得可憐。有的面試官更會以年齡為由,拒絕40歲以上的女性。年齡及性別歧視給女性築起了一道道看不見的牆,讓許多女性,在育兒期後,最後不是乾脆放棄回到職場,就是只能做體力活。

不僅是外觀上的「厭老」,更是攸關性別的「厭姥」

這樣的心態看似是「厭老」,其實根本是「厭姥」,「厭姥」的心態,是社會普遍認為女性在停經後,會變得很歇斯底里、無法共處。

我曾碰過一位中年男主管,每次開會以6小時起跳,當中有4小時是拍桌咆嘯髒話及人身攻擊(比如女人最麻煩…);另外,他酷愛朝令夕改的程度,根本到了員工需要有通靈的本領才能預測。

但就算是這樣,我的同事們在討論要不要跳槽時,還是會說:「算了啦,要是下個工作遇到了女主管怎麼辦,女主管會很情緒化耶。」每次聽到他們這麼說,我都很想問: 「哈囉,你們每天被 4 小時的髒話洗禮加滿點的人身攻擊,為什麼這一切對你們來說叫就事論事很理性???」

答案很明顯,因為主管是生理男,所以他的發飆是霸氣外漏。男主管情緒控管能力不論再差,也不會被同事背後這樣議論:「男人嘛,就是情緒化。」或是,「哈,他一定是更年期。」

台灣職業婦女的兩難

職場婦女們不僅要面對已經存在,甚至被說到爛的性別歧視,諸如不平等的分工、職場性騷擾,只要年齡到了,不同的人生選擇也伴隨不同標籤。

單身熟女們在職場上,會被議論是她是因沒人愛,所以才成了心理不平衡的姥姥;需要準時上下班接送小孩的媽媽們,則是對工作沒熱誠的打混員工。(然後當媽媽專注在事業上,又會被指責不夠愛小孩,以後小孩會變壞)。

現在台灣 30-40 歲的女性,受教育的程度已經和男性相差無幾,也越來越不會/不願因育兒放棄工作。但 40 歲的女性不但要奮力在家庭和事業的夾縫間求生,還要面對這一道叫做「不再青春」的枷鎖。

當「女性年輕才有價值」這道魔咒,強碰上「人總會老」的生理鐵律下,產生的矛盾絕不只影響女性的就業或育兒意願而已,對整個社會都不會是好事。

女人們,改變現狀從回答自己幾歲開始

「年齡騷擾」作者「田中光」提出的解決之道,是建議女性與其把大把的儲蓄花在醫美上,還不如坦然面對我們本來就會邁入中年、老年的事實。

年紀增長本來就是自然定律,哪有甚麼好可恥的,我們完全不需要好像自己做錯了甚麼一樣,羞於讓人知道自己的歲數。唯有當越來越多女性開始坦蕩蕩的對世界宣告自己的年紀,才能有助於打破「女性只有年輕才有價值」的社會氛圍,我們也才有機會,讓身邊更多人正視女人本來就有不同生命階段的事實。

妳害怕變老嗎?覺得問妳幾歲的人很白目嗎? 「妳今年幾歲?」這個問題,正是我們破除女性年齡歧視的開始,女人們,就讓我們一起勇敢的說出來,自己幾歲吧!

About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