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權告訴你:與其讀研究所,不如快點找個好老公

文:Nibiru

試想一個場景,十幾二十來歲的你,在一間教室裡,有一半的同學新婚,另一半的同學幾個月後也將步入禮堂,你認真勤奮,禮儀課難不倒你,書本知識你融會貫通;你正執筆於校園報紙專欄,同時,也正整理著幾週後,你大喜之日的賓客名單。

你沒想過王子公主幸福快樂之後的故事,畢竟和另一半長相廝守是完美的結局,更沒讀過只有公主的荒唐童話,考研究所、專業執照跟你沒半點關係;畢業後你會主持家務,貫徹一個受教育女性最偉大的責任──做個符合期待的好太太、好母親。

一切都在「正確」的道路上,是嗎?

電影《蒙娜麗莎的微笑》描述1953年的美國衛斯理女子學院,一群來自保守家族的千金小姐,遇見思想自由的女老師。

女孩各個才華洋溢,卻只希望嫁個好人家,「相夫教子」是她們認知中,生來被賦予的神聖職責,它不只是一種選擇,是唯一正確的人生道路——「這個地方貼著許多的標籤,正確的家庭、正確的學校、正確的藝術、正確的思考迴路。」

藝術老師Katherine Watson ( Julia Roberts飾)質疑學校裡約定俗成「正確」的社會標準,她指導這群保守少女,看透和諧美麗的表象,除了披上白紗外,她們能做其他選擇。


乖乖照著寫好的劇本走,才是通往幸福的唯一道路?

父權社會創造一個表象,說服女性幸福全來自家庭,不幸必定是自己不夠賢淑,所以只要符合社會的期待,就能獲得幸福。表象建立在傳播媒體上,廣告中代言熨斗、廚具、吸塵器的女子,鮮紅的唇綻開笑容,左手挽著先生,右手抱著孩子,幸福美滿。

但這不是一切,電影向這個制約女性的社會提問,何人定義女性該有的樣子?幸福人生只有一種嗎?所見皆為社會的表象,但那真是一個女孩想要體驗的人生嗎?「並非一切都眼見為憑。(Not everything is as it seems.)」電視上、廣告上、親朋好友、父母眼中,幸福女孩真的幸福嗎?

即使是現在,傳統的家庭關係劇本仍常常上演。妻子被要求避免頂撞丈夫,懂得體諒、維持和諧、為孩子著想,然而單單要求女性包容,未免弔詭,家庭價值在於互相扶持,而非單方面的配合,「妳就少說兩句」、「妳一個女人不懂就不要插話」,自說自話的溝通方式,很難想像能有多美滿。

電影中的學生Betty Warren對家庭盡心盡力,丈夫卻總在逢年過節外出,Betty忍無可忍搬回娘家,卻被母親一句「妳是妻子,應該在家等丈夫」趕出自己的家門,甚至到了最後,丈夫出軌,母親仍說:「我告訴夫家妳能把自己調整好,記住家醜不可外揚。」才讓Betty大澈大悟,那些表象的幸福背後,一個女孩必須犧牲多少。

電影描述的女性意識,並非讓老師Katherine單方面地為保守女孩種下新思想種子,也講衍生的新思維碰撞,使觀眾在了解Katherine時,不會過於神化,體會一名想法前衛的女性,在帶來改變的同時,也可能落入思考的誤區。

當Katherine千方百計想讓學生Joan Brandwyn繼續求學,她卻放棄法學院錄取資格,閃婚男友,Joan對失望的Katherine說道:「比起當個律師,我會更後悔自己沒能組成一個家、沒能好好照顧家人。我很清楚我在做什麼,做出這個選擇並不代表我不夠聰明。」

你可以走入家庭,也可以是任何身份:只要你真心希望

所謂「自由」的本質是選擇權,女孩未必只能迎合社會的期待,而是能在審慎思考後,跟隨自己的心智成為理想中的模樣。

女性自由開放從來不是一種強迫手段,而是告訴原本思考流於片面的女性,自己存在其他可能,持家是一種選擇、拓展才能是一種選擇,王子與公主幸福快樂並非唯一結局,能寫出自己的快樂結局才是真的。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