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防火長城,擋不擋得住翻江倒海的小黃文?

「蕭歌倒是想親啊,但是網站不允許啊,別說是床戲,就連是親親、脫衣服都會被屏蔽。嚴重的還會直接下架,作者號都給封了!」

這樣的內容看起來好笑可愛,但探究其本意會發現事情並不單純。

如果你有在看中國的網路文學小說,你應該發現這樣的奇怪情節,真的是越來越多;有些作者甚至會在小說情節裡,大量植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以戲謔的方式、嘲諷政府最近對色情品的查禁。

整件事的背景,其實來自中國政府提倡的「掃黃打非」運動。

耽美文學作者,遭判處有期徒刑十年

所謂的「掃黃打非辦公室」,對網路小說中的「性事」、「色情情節」打擊的特別嚴重。2018年年底的時候,他們開出了第一槍——發表耽美文學《攻佔》的作者天一,作品不但遭到官方取締下架,天一甚至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並處罰金。

《攻佔》的內容是在描寫男性師生之間的戀情,根據警方說法,天一因「販賣淫穢物品牟利罪」而遭判刑。攻佔的情節確實露骨、有大量的性描寫,但據沈迷於BL漫的友人指出,這內容對行家來說只能算是小菜一碟,大多數的耽美文學都有大量的性情節,這樣的操作再正常不過。

這些取締、審查工作,通通都由位於北京的「掃黃打非辦公室」負責。點入掃黃打非辦公室的網站,他清楚的寫明了成立目標:「強加審查網路上散播淫穢物品,避免青年看了這些視頻、文章影響身心健康、甚至誘發犯罪。」

因為被禁止的內容,有很大部分是耽美文學,因此也有人質疑,其實整場運動將會間接打壓LGBT族群。

反觀台灣現在同志婚姻通過的空前盛景,中國同志的處境確實如履薄冰。許多提及同志的Hashtag,例如#les、#gay都在微博、豆瓣等社群重地被封鎖,淘寶更是下架大量彩虹小物(現在到淘寶搜尋,確實沒有什麼支持同志的彩虹小物)。中國官方甚至曾指出:「同性戀與亂倫、性變態、性虐待等情節,同樣都為非正常的性關係。」

台灣同婚的勝利,很大成分靠的是大量的曝光率、以及在街口巷尾的短講宣傳。如今中國政府用全面禁止與打壓的方式操作,讓原本就處境艱困的中國同志,更加推向邊緣。

為何禁止性?性禁止得了嗎?

中國當局勢必也知道,無論再怎麼查禁色情品、或者訂定更嚴格的掃蕩規範,都無法嚴嚴實實地將小黃文徹底掃除。遙想許多人的年少時期,還不都是這樣的:就算家長禁止接觸色情品,但青少男女們都有自己的方式鑽漏洞。

另一個常出現的論戰是,中國政府應該如何區分「危害青少年身心健康的淫穢作品」、以及「文學中的情慾描寫」?事實上,翻看掃黃打非辦公室網站的內容,並沒有明確規範出取締規則。以目前的情況來看,已經演變成了「審查員覺得是、那就是」的情況。

即便沒有規則的審查方式不甚合理,作者們卻感到人人自危,有些言情小說文學網甚至開始自我審查,主動刪除那些「可能踩線的言情作品」。作者與讀者,都是審查制度下的受害者,他們紛紛表示,拒絕政府一刀切的管制方式。

這整件事除了侵犯言論自由,更需細想的是:政府究竟有沒有資格限制人民的性?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