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什麼A片,決定了你的政治傾向

如果你讀過一點佛洛伊德(雖然他是性別盲),你應該會知道,你生活中的所有舉動、夢境,其實都暗示了你內心深處的所有想法——當然,包括最私密的性幻想。

政治大學助理教授沈榮欽就曾發表過一篇文章探討這件事:其實,一個人的意識形態,深深的受他的生理、心理特質所影響。

有時你會十分納悶,到底那些粉類動物在想什麼?為什麼有些保守份子就是厭惡同性戀?為何有些人對政治的敏感度如此疲乏,甚至提出「韓市長上任後愛河水甘甘」的天真見解?(在這邊使用天真一詞,實在非常有禮貌,給自己拍手)

先說結論,我們其實可以從一個人對A片類型的喜好,去推估他的政治立場。喜歡看BDSM、虐戀類型的,通常有滿大機會挺同;反同份子呢,則會比較喜歡亂倫多P的,因為他們作為社會保守派,較有可能承受比較多被壓抑的情感。當然,統計只是統計,你也有可能就是那個偏差值。

心理學家 Justin Lehmiller 是研究性、關係與心理學的學者。他曾經針對美國4000多位的成年人調查兩個項目:這些被研究者的性幻想、以及他們支持的黨派。結果居然發現,支持共和黨、與支持民主黨的選民,兩個群體之間的性幻想十分不一樣。

他發現 共和黨人 比民主黨人更可能幻想婚外性行為。例如像是外遇、換妻/夫遊戲,與此類似的是,他們也喜歡幻想偷窺他人的性愛過程,總之這種偷做壞事、背離常軌的性幻想,是共和黨人比較喜歡的。

相較之下, 民主黨人 較可能 幻想 BDSM 等各種性虐待,從綑綁、打屁股到支配 ,也就是,民主黨人比較常會有透過受虐得到歡愉的性幻想。

就像文章開頭所說的,其實這種性的分析,終究都可以歸結到與佛洛伊德相關的理論。Lenmiller所給出的分析即繼承了佛洛伊德對於「禁忌」的看法,因共和黨人(如果往極端推的話,你可以把他們大多歸類為反同份子)堅持高尚的道德價值、例如一夫一妻制度,他們通常也會高舉家庭、神、傳統等較保守的價值,所以這種偷窺、或者是婚外性行為,對他們來說同長具有吸引力。

畢竟,俗話說嘛,越禁止的你就會越想去嘗試。

那民主黨呢?他們通常對社會不正義十分敏感,追求平等的他們,對宰制的性關係——像是BDSM——反而越有幻想。

看完這篇文章,讓人不禁想——搞不好最能夠做出最寫實的「全人類政治光譜分佈圖」的機構,也許是Pornhub了。

在文章中,還有另一件同樣有趣的研究,也就是「厭惡感」的研究。研究顯示,對厭惡感較為敏感的人,通常也容易對於他人的冒犯行為較強,更容易對少數群體不滿,例如,研究中顯示對厭惡感較為敏感的人,通常也會反對其他國家的人移民到自己國家,因此我們也可以說——他們也許較容易成為種族主義者、或是性別歧視的人。

郭台銘飆罵蕭美琴,表示蕭美琴在回答問題時,根本沒有看著他回答,甚至質問蕭美琴:「你是不是不敢看我帽子上的中華民國國旗!」。看來郭董似乎滿容易被冒犯的。

當我們感到厭惡、噁心(例如聞到臭味、看到讓人不悅、無法容忍的事情)時,我們較容易做出嚴厲的道德判斷,例如,反對性少數、或者是婚前性行為。

反觀叫崇尚自由、或政治光譜偏向平等的人,其實會對生活中的刺激較不敏感,也較不會去干涉他人的生活。

About

女性主義有事嗎主編,願望是希望黑眼圈變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