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烈譴責:中國網軍,為什麼不收購我們的粉專?

最近這幾天,許多粉專紛紛傳來「捷報」,po出自己被詢問粉專是否可收購的訊息。

「管管,你好請問粉絲團可以賣我嗎?我想要買來經營!」我們甚至都想好要怎麼回覆了、也很期待將這些對話截圖傳到粉專上,讓各位讀者跟我們一起樂一下。

我們天天翻收件匣、左顧右盼有人來高價收購,但還是沒有、真的沒有。《有事嗎》直到今日,都沒有被詢問可否販賣粉專⋯⋯這樣的結果,實在讓人痛心異常、也給予強烈譴責。但我們也實在很好奇,每篇文章流量上萬、整體按讚數也都不錯的我們,為什麼沒有被詢問呢?

為了安慰自己,我們分析了為什麼中國網軍沒有前來詢問的原因。

女性主義在中國,實在太危險

雖然不知道這些網軍們搜羅粉專的方法究竟為何,但推廣女性主義這件事,在中國十分危險。也許這些他們根本不知女性主義是什麼、自然也不會找上我們。

要看女性主義在中國有多危險,可以來看看女權五姊妹的例子。2015年,3月6號。一群於中國的女性主義者打算在婦女節前夕舉辦一場「反對家暴」、「反對對女性歧視」的倡議活動,在照片中,你可以看到這群女孩穿著帶血的婚紗、手舉著「不要暴力好好愛」的溫和標語。

同時,他們也舉辦反對公車上性騷擾的社會運動。即便是如此卑微的訴求,依舊遭到廣州、杭州、北京等地的警方已「挑釁滋事」的罪名逮補,並遭拘留30天以上。雖然說這是一場社會運動,但其實更像是行為藝術,程度遠不比你想的激烈。她們就只是在現場發放反對性騷擾的貼紙,貼紙上寫著:「當你遭遇性騷擾的時候,請不要害怕,請及時報警。」

拘留期間,她們不斷遭受警方的逼供與虐待,五姊妹其中一員武嶸嶸甚至向媒體批酪:「當時承辦的警員一度威脅,要把她們全都投入男牢讓她們輪姦。」

女權五姊妹的倡議活動,反對親密關係暴力。(圖片來源:BBC中文網)

她們反抗的事,在你看來可能是相當合理的。但這五名青年在開始倡議之後,便遭到中國當局逮捕、甚至遭到刑事拘留37天。武嶸嶸甚至遭到禁止離境十年。

2015年4月,五人先後獲釋,遭到取保候審。「取保候審」是中國的一種中國的刑事強制措施,通常使用在犯罪嫌疑人所犯下的罪行較輕、但仍有可能造成社會危害的情況。他們的出行受到警方嚴密監控,直到現在這些倡議者的手機仍然遭到監聽。

這件事引起強烈的國際關注。因為,這並不只是個案而已,這象徵了中國政權正式公開將女性主義敵對化。這是一個殺雞儆猴的手段,中國政府殘暴的告訴國內的所有女性主義者:安靜點,別胡鬧。

中國女人,大概就是一個配種工具而已

就像我們之前曾跟大家提過的:中國有筆不公開的資料庫遭到外洩,其中有大量女性資料流出,內容包括她們是否「Breed Ready」,也就是她是否可以「配種」之意。

荷蘭工程師 Victor Gevers披露的中國女性資料。

荷蘭工程師 Victor Gevers 前陣子揭露,中國官方每天都會蒐集3.64億的對話紀錄(內容大多都是年輕人的日常對話),作為監控手段。這次他再度揭露了這起同樣讓人不安的事件:有資料庫紀錄了女性的婚姻狀況、電話地址、以及她們是否處在「Breed ready」的狀態。

從去年開始,《人民日報》就已經對外提倡:「生娃是家事也是國事」,呼籲全面落實二孩政策。過去你若到過中國農村,牆面上寫著「打出來!墮出來!流出來!就是不能生下來!」、「寧可斷子絕孫、也要讓黨放心」早已被覆蓋,重新刷成了「生對兒女好養老」。

在計劃生育的年代,女嬰被放到河水流、掐死直接埋樹下的故事,從來都不少。

在這筆將近180萬筆的資料中,平均年齡32歲,而年齡最小的女性只有15歲。而被界定為「Breed ready」的女性,最小只有18歲。她們大多單身、離婚,或者根本還不到可以結婚的年齡。

這個資料源頭是從哪個單位流出?政府、交友軟體還是統計公司?我們目前還不得而知。嚴格的計劃生育政策後,中國的生育率已經跌宕不只的狀態下,政府是否會將這筆資料用來「鼓勵」女性從事更多生育工作?

《衛報》也引述中國的知情人士,提到這起資料外洩事件恐怕與中國交友網站「世紀佳緣」有關,這個交友網站的資料庫曾在2015年遭到入侵。

當這個消息被披露出來後,中國的論壇豆瓣上的討論,也隨之炸開。有女性用戶悲觀地提到:「像我這樣的悲觀主義者,如果使女的故事真的在中國上演,恐怕也不會太意外。」也有用戶認為:「說實話,這樣的數據在中國無處不在。」

「給我們生孩子,你才可以走」

另外還有一件同樣攸關生育控制的事。

中國在2015年以前,一直都實施一胎化政策。因為重男輕女,又被迫不許生二胎,生下男嬰倒還好,若是生個女兒,直接放水流或是棄屍荒野的可怕故事,其實十分常見。根據統計,大概有將近四千萬的女嬰,活活被父母給殺死。

緬北的克欽邦戰火連天,女性時常被當成物品賣給無法結婚生子的中國男人。這並不是譬喻,她們就是活生生的生育機器,動輒被毆打性虐。

這些男人從不掩飾自己的惡,不僅將這群女人當成貨品,依照漂亮程度喊價;甚至直接對這些女人說:「你要給我們生孩子,生完就放你走。」

瘋狂的、極端的壞事,時常發生在瘋狂的、極端的國家中。

同樣還有件與生育有關的事:中國政府試圖讓新疆女子與漢人男性結婚,藉此「清洗」種族,透過基因的同化,來達到「歸順異族」的目的。

中國政府首先在新疆設立了多間「改造拘禁營」,將新疆維吾爾族的人民關押在當中,並對外宣稱這些人是主動進入改造營、尋求技職訓練。中國當局甚至對外發布了許多新疆人民對黨的「深情告白」,例如有位女學員在影片中看似真誠地說道:「要不是進來學習,早已跟隨極端分子犯罪,幸好黨救了我,給我改為自身的機會」。

當然,這些當然都是演出來的。根據非營利媒體《公平觀察者》(Fair Observer)的深度報導,他們提到有許多遭到關押的人民,僅僅是因為與家人朋友翻牆、或者是使用了虛擬VPN「翻牆」,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讓中國政府看似有個由頭將這些人民逮捕,並丟入拘禁營。

文化上的征服,雖然同樣暴力,卻是相對緩慢的方式。中國政府想出了更簡單暴力的同化方式:讓新疆女子與漢人男性結婚,藉此洗基因,讓漢人的基因充分滲透到維吾爾族群中。

前段時間遭到爆出的影片,圖中的新疆女子表情難過。

從《Talk to East Turkestan》爆出的15秒視頻中可見,新郎看起來十分歡快,但新娘則難掩哀傷,快要哭出來的樣子。這當然不是一般的婚禮,根據影片的分享內容來看,這名新娘是維吾爾族籍的女子,她之所以要跟這名男子結婚,是為了解救被中共關押在拘禁營中的家人。

「這是最好的年代,人民不需要自由」

中國歌手李志曾發表了一首歌《人民不需要自由》,有句歌詞是這樣的:「這是最好的年代,人民不需要自由。」是的,在什麼都經過矯飾的國家裡,誰還需要自由呢?

「我沒有那個膽量去反抗,也不想跟他們同流合污,只能相信明天太陽會升起。」李志曾經這麼說。若是將李志的歌詞套用到各種議題上,其實也是適用的——這是個最好的年代,人民不需要女性主義,人民不用懂的什麼事壓迫,什麼是父權,只要遵從黨的意志,人民就什麼都不需要。

在中國,女性主義從來沒有一席之地。不論我們有沒有被「問價」的原因究竟為何,有件事實卻十分明確:談女性主義在中國非常危險,保持緘默,才是在這種政權下存活的第一守則。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