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事講座:你理想的性別媒體, 應該是什麼樣子?

這是一篇有事嗎的講座後記(上篇)。每一次與讀者見面,我們總是會被問到出乎我們意料、又優質有趣的好問題,因此我們希望往後在每一場講座、活動之後,都可以簡單地記錄一下現場發生的各種事,也讓沒有辦法到現場的讀者們可以用社群的形式參與討論。

這同時也是給我們自己看的成長筆記,每次的紀錄,都可以讓我們確認自己的運營路線是否正確,希望大家可以與我們一同成長。

前幾日(4/10),有事嗎的編輯團隊來到了政大。在這次的講座中,我們希望與各位討論一件事:一個好的性別媒體,應該要有哪些要素?我們應該站在什麼角度,向各位讀者推廣性別議題?

有事嗎剛開始的時候,我們希望可以用最簡單的方式,推廣女性主義。是的,這個情懷很高尚,但我們究竟該怎麼實現它?

現實是這樣的:倡議是一場馬拉松,不能只用情懷去維持自己的動力。如何跟仇女分子交戰?如何書寫人人有感的性別論述?在這次的講座中,我們跟大家討論了這些事情:

(1)如何跨越同溫層的壁壘?

(2)曾與60位「對女性主義不滿的人」交手過的我們,學到了什麼?

(3)性別媒體百百種,我們該怎麼活下去?

在人人高喊「女權自助餐」、「母豬母豬夜裡哭哭」的時代裡,我們仍不想向仇恨言論低頭。帶著不信反對者能奈我何的膽量、用愛關懷仇女份子的情操、再加點媒體經營的手法,當然,還有各位讀者的支持,讓我們一路走到現在。

首先,先來聊聊在眾多講座、與社群討論中,我們最常被詢問的問題:請問你們是女性主義內部的哪個流派?

「不顧北京反對,堅持多元路線」

什麼叫做流派?大家都知道,女性主義者有許多派別,像是基進女性主義、自由主義女性主義、後女性主義⋯⋯等等。

如果你看過我們粉專,又對女性主義算有理解,你應該會覺得:我們的粉專路線多元,有些文章是基女的立場,有些則是自由主義女性主義的觀點。說得好聽一點,這叫路線多元,說得難聽些,這就叫做立場不一致、兩面討好。

首先,這在技術上有實踐難度。我們的寫手各自立場不一致,好處是,這總是可以在討論文章主題、討論議題時,可以互相激發不同的思考火花。壞處就是剛剛所說的,會有立場不一致的情況發生。這件事情是否需要被管制?我們目前的做法是,讓多元的觀點並陳,只要論據有理、且不違背女性主義注重平等的根本關懷,那麼立場不一致的問題,也許就沒這麼大。

另外,就像在講座中跟大家提到的 —— 用流派來區分人,將會過於化約且危險。例如,如果我今天同時支持色情管制、支持開放式關係,那我又算什麼流派?

今天一個人所抱持的任何立場,絕對不只是只由性別經驗決定。他所處的階級位置、生命經驗,都會影響到他對於流派的選擇。

另外一個願望是,我們一直都想讓男性也可以理解女性主義。大家都知道的,女性主義在對抗的不是男性,支持女性主義其實也能幫助異性戀男性。因為父權體制也會反過來壓制男性,例如社會對長子的期許、有害的男子氣概,這些父權體制下對男性的期待,時常也會對生理男性造成反噬。

所以,我們從來都沒有把男性當作「應該要被排除」的群體。

另外一件也很常在講座中被詢問到的是:「我們應該如何與仇女份子對抗/對話?」這確實是個大哉問,也是我們很常面對到的問題。

我們舉辦〈對女性主義不滿訪談〉系列活動,就是希望可以進一步理解,到底是什麼樣的原因,導致有些人就是看女人/女性主義者不爽?與幾十位受訪者接觸過的我們,也許可以給你們一些想法。

也許我們要先思考一下,仇恨言論就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被滋養出來的。就像我們的Slogan:用最簡單的方式,讓大家了解什麼是女性主義,在這段期間內,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科普」、「知識普及」類型的粉專或媒體,其實真的是越來越多了。

「我們可以如何與仇女份子對話?」

這是一件讓人興奮的事情,知識本來就不該只掌握在菁英手中。我們可以說,這是一個「知識的民主化過程」,有越來越多的渠道、以及越來越多階級的人,都可以加入對議題的討論、以及接觸到爆炸式的資訊與觀點。但這也是件潛藏著危機的事情:如果你的訴求過度中立,那沒有人會理你在說什麼,但如果你的訴求不夠中立,就一定會吸引到別人來反對你。因為,門檻消失了,所有人都進得來,不論是愛你的人、還是恨你的人。

有越來越多的觀點出現,網路的特色就是它有高度的「未決性」。我們要在某些事情上,達成完全一致的觀點,越變越困難、甚至變得完全不可能。網路世界海納百川,你會發現到,任何觀點都有人背書、再也沒有哪些說法會成為笑話,因為它一定有人信仰。

而且你開始做倡議之後,你會發現你原本認知的世界,跟其他人有很大的落差。例如,在我們訪談的過程中可以發現,有些異性戀男性,他們真心相信這個世界上沒有性別不平等的問題,因為他們覺得只要自己願意去爭取,性別不會成為一道門檻。在跟他們接觸完之後,你會發現一件很有趣的是:就連那些我們最深信不疑的觀點,也可能是禁不起辯論的。另一方面,你很清楚地知道:有些人,你無論怎麼說,都無法說服他們。

所以,網絡辯論的一條金科玉律我希望大家一定要記得,就是,你永遠都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討論、說服一個反對者當然很好、也是一件很值得做的事情,但在倡議的路上,希望大家仍可以顧全自己的心理狀態。

《女性主義有事嗎編輯團隊》成員,我們的服裝真的沒有set好,就穿得這麼像了哈哈哈 。

最後是Q&A的環節。不得不說,讀者的素質總是高到讓我們振奮,每次講座都可以遇到許多有趣、刺激我們做更多專題的問題,以下是一些問題的節錄:

  • 請問你們對性工作的立場是什麼呢?
  • 我們要怎麼說服反對女性主義的女性,成為女性主義者?
  • 女性主義到底有沒有最低限度的條件要求?
  • 伴侶之間可以怎樣協調出最舒服、又平等的關係?
  • 就算是基於雙方合意的BDSM,我們還是可以說這行為完全沒有父權色彩嗎?
  • 要怎麼倡議,才不會讓男性「個人」感覺到被譴責?
  • 要怎樣才能確認對方是不是「無法繼續溝通」的那種仇女份子?
  • 你們有在盈利嗎?(這題可以先跟大家說答案,沒有Q___Q)
  • 女性主義除了對父權進行被動抵抗,有沒有比較「主動進擊」的運動路線?
  • 為什麼不以個人身份倡議,要以團隊身份進行?

想知道我們怎麼回答這些問題嗎?先賣個關子,請待下回分曉。因為篇幅的關係,我們會在下篇為大家進行解答,也有些題目是我們正在準備出成專題/文章的內容,也會陸陸續續釋出。

即便這篇還沒有完結,但還是讓我們跟各位讀者先說個謝謝:每舉辦完講座,我們總是很感謝大家的到來,也總是在我們經營的路上,給我們這麼多反饋、建議與支持。因為有你們,讓這條道阻且長的倡議道路不再孤單,希望大家陪伴我們繼續成長下去。

演講、活動邀約,請寄信至whatswrongwithfeminism@gmail.com,或者直接私訊粉專,讓我們協助您。

About

女性主義有事嗎主編,願望是希望黑眼圈變不見。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