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歷經強暴之後,我長成一個人見人恨的「刺女」

「嘿,放輕鬆點!」那位長髮蓄鬍的男子說,並拿了一瓶水煙遞到我面前。我猶豫了一下,但心中有股說不出的衝動在吶喊:「我要自由、被愛,我想要像其他漂亮的人一樣!」

於是,我吸了一大口。

我們邊抽著水煙、喝了點酒,兩人一起挨在沙發上。他一手摟著我的肩膀,另隻手抓住我的手臂,將我整個人扣在他懷裡。原本抓著手臂的那隻手,慢慢地移過來罩在我的胸部上⋯⋯我有些飄飄然,覺得怪怪的,但管他的。

「我是一隻蝴蝶!我給所有人帶來快樂帶來愛,我們都是一體的!」我突然站起來大喊,所有人都朝我們這邊看來,但我不覺得丟臉,我實在太快樂了。

「跟我來,蝴蝶!」長髮男子笑著說。他把我帶到某間臥室,我躺在床上,看著牆上的一幅掛畫:一個奔放的裸女,在大草原上自由地奔馳。對,我也想跟她一樣,享受著完全的自由,脫離我原本傳統無聊的原生家庭⋯⋯

「你需要認識愛的真諦,蝴蝶來吧,為我張開你的翅膀」其實我不太懂他到底在說什麼,我們倆都喝醉了,只會滿口胡話。

但這時,劇情開始不對勁了:他一把扯下我們的褲子,有個東西用力地戳進我的身體⋯⋯刺痛感讓我大喊:「啊!不要!拜託!」我想把他推開。他輕聲地說,「嘿這很美妙,不要搞砸了,你剛不是說你是蝴蝶嗎?你這樣也太不酷了吧。」

之後發生的事情我的記憶已經大片殘缺。只記得,醒來的時候他壓在我身上,好難呼吸,然後有東西溼答答的,我的下體滿是鮮血。

以上是《刺女的誕生》這本書的劇情,也有可能是某些人真實人生的一部份。

你怎麼會知道,去派對嗑藥嗑到嗨之際(乖寶寶請勿嗑藥),自己居然會遭遇不測?收到男性友人的邀約,你一開始真的以為只是進去「休息一下」、「聊聊天」,傻傻個跟進去後,沒想到原本以為自己是蝴蝶的你,居然一夕之間慘遭折翼,遭到你所信任的朋友強暴。

在《刺女》這本書中,有件更衰小的事,那冤枉的一砲(當然更可以說是強暴),竟然讓你懷孕了。更更慘烈的是,這故事的女主角出生在六零年代美國白人中產階級、篤信天主教的家庭裡。

在一個篤信天主教的家庭,女主角麥姬會怎麼樣對待這個不該出生的嬰兒呢?

「性」不許被說出來,墮胎在自己的家庭中更是一種大忌。麥姬開始嘗試各種古老、詭異的墮胎方法,比方說塞一顆消毒劑到子宮裡,「幸運」的話,隔幾天腹部會不停抽搐、下體出血,順利的流產;但大多數的例子中,都是母親感染中毒、不幸身亡。

她流產成功,但經過了這一切,麥姬已經從原本的傻白甜,長成渾身是刺的刺女。

當然,父母是毫不知情的。主角的媽媽在乎的只是,將女兒裝扮得漂漂亮亮,把她調教成一個坐有坐像、站有站像的小淑女,好在假日的時候拎著她到教堂炫耀;主角的爸爸永遠以命令語氣發號施令;主角的叔叔則是表面和藹可親,實際上在麥姬還是個小女孩時,便持續性騷擾她。

這並不是一個乖女孩的故事,這是一個充滿缺點、衝動行事、迷惘於青春期的女孩的故事。

正因為這個故事有多混亂,它才是這麼的真實。約會暴力、性騷擾、墮胎,這些至今都仍困擾許多人的問題,從1997年到現在,似乎沒什麼不同。

雖然這是一本限制級的漫畫,其實作者只是老老實實地把許多女性的生活寫進去而已。想必是因為,女性的生活本身就是限制級。

就算跨越了太平洋,從美國到台灣,歷經20多年,女性仍在父權社會的各種威脅中,艱辛的生活著。父權社會號稱自己如何進步,實際上只是往前走了一點點而已。

要成為一位女性主義者,或者說成為一個刺女,竟然得歷盡所有艱辛,也許有人會說,那還不如安安分分、傻傻呆呆當一個快樂的女人就好,何必要長成有性別意識的人?

沒辦法,已經來不及了,生在一個從1997年代至今沒有多大進步的社會,我們注定成為刺女。

女性主義有事嗎在這邊,跟所有已經成為刺女和即將成為刺女的人說一聲,歡迎光臨。

《女人要帶刺》書封。「女人之所以成為刺蝟,是來自於,不想被社會摧毀的意志力。

書名:女人要帶刺:刺女的誕生。出版社:大塊文化。購買連結:http://www.cite.com.tw/book?id=79852。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