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兩性大師的廢文,真的無法幫助你交女友

編按:前幾日,有事嗎發佈了一則圓桌:「你怎麼看待兩性作家,與所謂的『愛情雞湯』?」近年來,你會發現有種類型的書籍特別火紅。你可以叫這些書籍的作者為「兩性作家」,書籍的內容通常是教導女追男、男追女的方法,粉絲們甚至會稱這些書為戀愛講義、婚姻聖經。

提倡的戀愛形式單一化、崇尚男強女弱的關係、主張男人就應該主動追求女人、認為女人只要胸小腿短沒人愛很正常⋯⋯這類愛情雞湯文有多毒,已經不言而喻。

但也有部分論者認為,就算這些兩性文章是無聊的雞湯文,它們終究還是幫助一部分人解決他的情感煩惱。所以這純粹只是一種市場有需求、就有生產的正常現象,毋須特意抨擊或禁止。

有位讀者寫了一篇文章,回應她對於愛情雞湯的想法:「兩性大師所寫的文,通常是邁向不民主親密關係的毒雞湯。」

我認為大部分的愛情雞湯是有毒的,其中的異性戀霸權與強化現有的性別結構透過文本的傳播。尤其是對沒有戀愛經驗的人來說,很可能會使的讀者對於親密關係有錯誤的想像,甚至導致不尊重也非當事人原意的行為。

愛情雞湯,不只是一個單純的「商品」

愛情雞湯不只是一種言論自由,它更是會促使人們採取特定行為的言語行動(speech act)。通常愛情雞湯的主要讀者是對於愛情有所嚮往卻沒有親密關係經驗,或是在親密關係中遇到挫折的人。

這些人會尋求於愛情雞湯,多半是因為沒有其他渠道可以暸解親密關係的互動。因此,我們可以推斷,這些文字會對讀者產生實際的影響,而非單單個人意見的表達,所以不能單單以無聊待之,而要把它看成一個會產生實際影響的行動。

愛情雞湯鞏固且合理化權力不對等的性別關係

性別的社會關係,是社會建構的,可是同時在我們的言談與行為中,我們同時也在重新建構性別關係。因此,性別關係不是無法改變的,它可以透過每一個個體之間的行為,從網絡一部分慢慢的被改變。

但是,愛情雞湯卻重複了有毒的男子氣概,以及陽剛/陰柔的二分法。更甚者,它否定了讀者原本的模樣與社交模式,而以一種上對下,以有知識者對無知識者的權力關係將性別刻板印象帶給了讀者,成為一種行為的社會規範。愛情雞湯將「兩性」概括的方式,也失去了個人能在親密關係中發揮的自由與創意。

當性別關係的權力差異繼續存在,不只是對該對伴侶產生不良的影響,也會使整個性別平等的進程減緩,甚至倒退。不尊重女性的自主權,將操縱女性成為一種可接受的追求手法時,更是增強了女性被動的邏輯,連帶使得女性在其他性別議題,例如性自主上面,也連帶被視為被動而不被賦予權力。

愛情雞湯妨礙親密關係的民主化

隨著現在性別運動的進步,親密關係的民主化相較以前成為可能。親密關係可以由雙方的自我揭露,溝通與協商,就如同政治上的民主化一樣,讓處於親密關係中的人們更加自由,有讓關係本身可以成為目標,而非追求其他目的的手段。

但是愛情雞湯是反對協商的。它提供了一種公式「男/女人就是這樣」,間接地告訴讀者伴侶的想法是不重要的,而且否認了每一段親密關係的特殊性。它可能會因為缺乏溝通,反而惡化了原有的關係。

有沒有不毒的愛情雞湯?

前段敘述愛情雞湯對親密關係的民主化的壞處。同時,即使在現存的性別關係中,很多強調陽剛/陰柔的愛情雞湯都不見得真的是有用的。就我所知,沒有任何實際數據顯示愛情雞湯是有用的。

但是我覺得有些愛情雞湯,假設不是特別以性別觀點出發,而只是概述一些人與人之間表達親密的方式,我覺得這樣的愛情雞湯,或愛情雞湯的這些部分不見得是有害的。比如說跟讀者說可以為伴侶製造驚喜,或是在女生經期時為她買熱飲,這些其實都是一般的尊重,我覺得不見得會有害,或許反而可以彌補現有情感教育的不足。

結論:我想談一場女性主義的戀愛

至於我個人,我覺得我希望我的伴侶不要讀這些東西啦(笑)。我的伴侶如果想要了解我的話,其實可以直接問我本人,想要如何被對待,跟對感情有什麼期望。我不希望我是被猜測的,被動的接受對方對我的想像的那一方,而是一個主動的主體,能夠表示我的所想所愛。我想,這樣的親密關係對我來說才有可能真實地達到信任與親密。

文:陳薇安
責任編輯:方綺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