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防止被男性強暴,非洲婦女會用燒熱的鐵棍將女兒的胸部「熨平」

註:本文有諸多情節可能會讓你不適,請斟酌閱讀。

在南非及奈及利亞地區,這些非洲國家盛行著「燙乳禮」(Breast ironing)的習俗。母親們會在女兒開始發育第二性徵時,用燒熱的石頭、鐵鏟或鐵鎚將女兒的胸部熨平。

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防止女兒遭受到性騷擾。這些生活在非洲的女孩,成年時要迎接的並不是成年禮,而是將自己的第二性徵抹平的殘忍儀式。

你可能會想,這些母親怎麼會對自己的女兒做這種慘絕人寰的事情?事實上,這些母親通常是「為了女兒好」,避免女兒的胸部吸引男性注意,進而減少發生性侵害的可能。

婦女與女孩發展組織(Women’s and Girl’s Development Organization)曾提到,「熨胸是女兒與母親之間的秘密,家中的男性對此通常渾然不知。」在這支CNN採訪的影片中,記者問到母親:「你真的認為,這樣子的方式對你女兒好嗎?」母親毫不猶豫的點點頭說:「是。」

影片中的女兒一邊流淚,邊看著母親在燒熱鐵棍、測試溫度是否夠高可以破壞乳房組織。據CNN記者所述,這位女孩在去上課以前,都必須要接受這個「熨乳儀式」,截止採訪之前,她已經經歷了好幾個禮拜的酷刑。

女孩指了自己的胸部,向記者說:「這都是我的不好。」你無法相信,這個女孩居然要為自己的身體感到抱歉。

要停止這樣的陋習是很困難的,「這跟根深蒂固的傳統觀念有很大的關係,在這裡,她們並不認為熨胸是暴力,大多數的女孩甚至認為,母親這樣做是為了他們好,所以選擇靜靜的承受。」

遭受性暴力,下場是被全村用石頭砸死

「都是因為女生穿著性感、或者是身材姣好才會遭受性侵/性騷擾!」這一類論調早已被斥為無稽之談,女性主義團體們也一直在倡議相關的議題。但在非洲地區,受到傷害的女性不但不會被憐憫,還會被斥責是自己不檢點,在某些地區,女性如果遭受性暴力,甚至會被家族中的父長打死、或被全村用石頭砸死、或遭受鞭刑。

沒有人會譴責這些犯下性犯罪的男人。在非洲,未成年女性被性侵的比例為全球最高,比例高達34.4%。

遭受熨胸的女性

根據統計資料顯示,被熨胸的女孩最小的只有八歲。因為女孩會不斷發育,所以熨胸必須每天執行,這不但是生理及心理上的傷害。據香港01所述,被燙傷的胸部會出現傷疤、細菌感染、無法分泌母乳、胸部不對稱、甚至增加乳癌風險等後遺症。根據衛報報導,這股風潮更在英國部分地區出現,這些受害少女在青春期每隔一至兩週,就會受到一次火烙胸部的折磨,確是駭人聽聞。

就算按她們成功活下,度過青春期,若是生下小孩後要分泌母乳,他們必須去尋找一種烈蟻啃咬自己的胸部,讓胸部發炎膨脹,藉此分泌乳汁。這樣的做法有沒有效,在科學上根本站不住腳,還會讓女性承受感染的風險。

在當地,這不只是窮人的陋習。就算是比較富裕的家庭,女孩也都需要使用彈性束帶來綁住女孩的胸部。「我都已經14歲了,母親還是每天翻開我的束帶,檢查我的胸部,這讓我感到非常羞恥。」一名女孩表示。

目前在南非、喀麥隆、奈及利雅等都有這樣的陋習,根據聯合國報告,全球有380萬名少女受到這種酷刑的虐待。

陋習之二:割禮

女性割禮,又稱為女性生殖器切割(female genital cutting,FGC)。世界衛生組織採用FGM的稱呼,定義為「包括所有涉及非醫學原因部分,或全部切除女性外生殖器,或對女性生殖器官造成其他傷害的程序。」

在非洲同樣有這種割禮習俗。通常在女孩四歲到八歲間進行,割除女性的性器官,確保他在婚前是處女、婚後對丈夫忠貞。

有些割禮手術只切除陰蒂,有些切除整個性器官,甚至縫合外生殖器,留下一個極小的口以便排尿、經血。作家Marielouise Janssen-Jurreit 曾對割禮鉅細糜遺的描述:「割禮是由女孩的母親及女性親戚操刀,而且父親必須站在門外象徵性地守護這項工作的進行。少女坐在一張幾乎不曾清潔過的椅子上,有多位婦女按住她。接著一位老婦將她的陰唇打開,用針刺固定在一旁,讓陰蒂整個露出來。然後用廚房裡的菜刀將陰蒂頭切掉,並且將剩餘的陰蒂縱切開來。期間會有一名婦人不斷地擦掉血液,女孩的母親將手指伸進切開的陰蒂,將組織整個挖出來。此時女孩發出淒厲的慘叫聲,但根本沒有人理會她是這麼痛苦。當母親切除陰蒂時,會把肉清除到見骨為止,甚至連陰唇周圍的部分也不能留下。接著母親會用手指在流血的傷口中到處挖,同時也讓另一名婦女碰觸傷口,如此以確保所有組織都已切除乾淨,沒有任何一部分殘留。

「之後,女孩的母親還會將整個內陰唇切掉,也會切除屬於外陰唇的肉和皮膚,此時殘酷的第二重頭戲才正式開始。經過上述的步驟,女孩此時大部分都已經歷過多次昏厥,然後又用藥粉恢復知覺。其餘鄰居婦女會在一旁觀看並且謹慎地督促母親正在進行的工作。偶爾會有女孩因為無法再承受如此劇痛,想要咬舌自盡,因此會有一名婦人仔細觀查女孩的嘴巴,不斷地在伸出來的舌頭上撒上胡椒,讓它立刻縮回嘴裡。當手術完成後,母親會用刺槐的針狀物將外陰部的兩側縫合起來,只留下一個很小的開口來排泄尿液與經血。這個人工洞口愈小,女孩的價值就愈高。」

這些陋習至今都還在非洲、甚至是歐洲國家盛行。究竟有多少女孩,還要死在這些恐怖又血腥的習俗之下?沒有人知道。在父權社會無法被打破的一天,女人只能繼續成為被譴責、被改造的對象,而犯下罪行的男人們,依舊活得好好的。


About

女性主義有事嗎主編,願望是希望黑眼圈變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