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種經典女性主義流派,會如何面對「愛情」這個磨人的小妖精?(上)

文:何岡駿、編輯:方綺

在上篇的文章「一場關於情人節的文化研究:情人節除了是資本主義的陰謀,更是充滿父權象徵的可怕儀式!?」中,我們提到了情人節基本上就是將各種帶有父權色彩的活動,全部打包一次過完的一個節日。 相信不少女性主義者(褒義的)午夜夢迴的時候都想過這件事:我們能抱有怎樣的愛情觀,又如何面對所持立場與現實交往關係,兩者所形成的鴻溝。 好啦,工商時間結束。這篇文章將嘗試用一種略帶輕鬆的方式介紹,女性主義的「四種經典流派」會如何面對情人節;又如何在談戀愛的過程中,平等的與伴侶看雪看星星看月亮,從詩詞歌賦談到人生哲學。

一個女性主義各自表述:四種經典流派有哪四種?充滿異質性卻又殊途同歸!

簡單來說,所有女性主義者要做的事情是有共通點的。我們擁有同樣的預設條件:反抗因性別產生的壓迫、爭取自身應得的權利。即便這樣的說法有點去脈絡,但應該沒有人會反對這樣大框架的說法。 各流派的女性主義是在各個社會條件與歷史沿革下,分別發展出來的論述與批判方向,雖然在對抗父權社會這個大方向有共識,但從社會運動路線(溫和—激進);追求實際改革與提升女性自我認同感的方法,爭取的女性權益類別,取徑都各不相同。 甚至有些女性主義者也免不了互相批判。女性主義的異質性,可以用貓的品種加以類比:當提到「貓」這個單詞,各自腦海中浮現的第一印象並不會相差太遠,一隻修長體態、行動敏捷、性格乖僻的鬼靈精怪等,最貼近也最常見的大概是混種短毛貓,但在描述波斯貓、蘇格蘭摺耳貓等特定品種時,毛色、體型、性格的差異相當明顯,但他們仍舊屬於貓這個物種,都會喵喵叫、呼嚕嚕。即便現有概念有助於我們迅速接收並分析外在資訊,卻不可忽略既定框架容易產生的思考盲點,因而所謂的「女性主義者」本來就是一項集合名詞,而非指涉單一的群體。 前述已簡單描述女性主義的異質性,接下來將提倡平等,同時也作為女性主義的濫觴—自由派;從經濟、制度面加以解釋現象,並從中提領出(放在現代也)相當前衛的解決之道—社會主義派;強調性與先天差異對女人的迫害,被認為對現有制度最具敵意的立場—基進派;讚揚多元價值、否定二元性別框架—後現代派等四個派別(註一),以半超譯半介紹的方式,藉情人節這「讚揚親密關係」的節日,逐一介紹並凸顯其特點。  

自由女性主義:男生幫忙做家事就算暖男?拜託,共同分擔家務本來就是尋常好嗎!

身為一個自由派的女性主義者,要求親密關係的雙方,共同分擔權利與義務是很自然的,因為任何一方的地位都沒有優於或劣於對方,其核心理念是以平等價值作為關係的根基。 從交往階段過渡到婚姻階段,女人並不是生下來就會打理家務、煮飯、照顧年幼的孩子與家中耆老,女人先天上並不是做為妻子與母親而活,家務分工各半分配、分擔經濟需求是實踐的正常模式。因此對於她們來說,幫忙做家務、財產給另一半管理(她們應該會改成共同管理)等現代暖男等特質都是尋常,沒有特別欣羨或讚賞的必要。因為大概沒人會因為工作而獲取薪資這類再自然不過的一件事,去感恩老闆、讚嘆老闆對吧。 受到近代啟蒙運動的影響,認為人類的價值展現在能夠運用其理性,最初十八世紀的女性主義者們,沿用此一概念,並認為理性並非是男性獨有的特質,女人在先天上的智力、實作能力本來就與男人相差無幾,但當時社會普遍認為:女性不需受良好教育,惟一推崇的人生目標就是成為「家中」的好妻子,在這類氛圍形塑之下,女性的潛在能力與自由生活的經濟條件被婚姻限縮,呈現與男性能力的巨大差距,自然回頭合理化對待與認知模式(註二)。因而當時自由派的女性主義者的訴求集中在:要求修改歧視性的法律政策,在經濟生產或政治參與兩方面,傳統上被認為是男性專屬的舞台,給予女性形式上的機會平等。即便如此,直到20世紀,大部分的近代國家才開放女性與男性擁有相等的投票權。 然而,自由派僅要求外在規範平等而一致地對待,而當法規符合形式平等時,若沒有進一步消弭社會、文化建構的性別差異,以達到真正的實質平等,對後世許多女性主義者來說,無疑是不夠的。她們主張必須從生命經驗累積、型塑的思維與習慣等角度切入,再次強調此類差異,才有可能化解性別關係的矛盾。 但是,任何理論都不該超越個人經驗,一昧的追求完全平等好像又有點怪怪的。試想一下,對於熱戀中的情侶,為另一半在冬夜裡買宵夜應該是非常暖心的一件事,從冷澈的手掌心接過熱騰騰的紅豆湯,隨後回憶起彼此初次見面的悸動,正想做些甚麼表達情意時,冷不防聽到一句「跑腿費我只算你二十,這樣剛好一百元喔」,只怕再火熱的氣氛都被澆熄。即使雙方已經認同平等的相處模式,時刻計算付出與收穫恐怕是自討沒趣。

社會主義女性主義(註三):「什麼!你說剛才的情人節晚餐是剝削勞工階級生產的?」

此派反對現有制度面所呈現的不平等關係,是某群人壓迫另外一群人的結果,現代商業大肆推展的節慶活動(尤其是親密關係為主題的節日,最好賺),基本上像在宣揚:人人稱羨的幸福生活就在這裡,只要付錢就能輕鬆擁有。但幸福並非對所有人開放,每當想到現在在吃的情人節大餐是壓榨勞工的勞動價值而來的,進而讓人聯想到女性於家庭內的生產價值、一直以來也都是被層層剝削甚至忽略,就不禁讓人潸然淚下,談戀愛的心情也瞬間冷掉。 不僅是情人節等表面現象,舉凡社會背後整體的政治、經濟制度,只要是父權社會相關的運作模式,社會主義的女性主義者都不斷地在嘗試批判、並提出嶄新解決之道。舉例來說,像是婚姻與家庭制度,社會主義女性主義所持的態度,可能並不會像自由派認為的「給予女性參與公領域事務的平等地位」就夠了。 在現有的(19世紀)婚姻分工制度之下,進入家庭的女性主掌著家務,而在外的經濟活動由男性把持,隨之而來的位階關係甚為明顯。因為在家煮飯、帶小孩、清掃環境等活動,傳統上不被視為有經濟價值,而只有出外「工作」的男子對社會才有實際的貢獻。 「拜託,家務哪有甚麼專業性,不是誰都可以做嗎?」在這樣的觀念下,女性在家庭中所出產的勞動價值被大大的低估。甚至有些馬克思女性主義者會認為,妻子在丈夫眼中只是個「合乎正當法律的隱性妓女」(註四)。 社會主義派的女性主義立場相對前述的自由派更為紛雜,同時也較無理論的一致性。除了耳熟能詳的馬克思、恩格斯建立的批判性理論,尚包含前身的烏托邦社會主義。簡而言之,烏托邦意欲對當時的社會制度進行批判,並描繪嶄新的社會運作模式:在提倡合作、反對相互競爭的共識下,提出諸如廢除婚姻與私有財產制,以共同生產的實驗公社取而代之,意在消除分工衍生的權力位階關係。 而後馬克思的理論,本是提出一套完整對於資本主義的分析與批判。當時女性主義者借用此一概念,以經濟層面的階級壓迫推至性別壓迫。除了家務價值不受重視,在這樣的控制下、母親要脫離家庭桎梏的可能性也比較低,例如:因為沒有經濟能力、無法掌握孩子撫養權,因此遭受到婚姻關係的綁架。(註五) 古典社會主義女性主義稍晚現於自由派之後,對於自由派(相對溫和)要求的形式平等感到不滿,認為他們僅以零碎的政治訴求幫助女性,這樣是沒有用的。對他們來說,只有重新建立一個重視合作、互助、友善的社會(經濟)制度,才能從暸解婦女困境並達到真正解放。 註一:這四派不一定都是最重要或最具代表性的女性主義流派,而是依照筆者熟悉程度及與主題關聯性揀選。 註二:詳情請左轉心理學的自我實現理論,又稱作比馬龍效應(好吧左轉其實沒東西,只能麻煩你自己去Google了) 註三:這邊的主要介紹不包含當代社會主義女性主義,其立於對馬克思理論的批判,並吸收後來部分的基進女性主義以及精神分析女性主義精神,已經與初始的面貌相當不同,特與18世紀發展的社會主義女性主義區分開來,若有機會之後會獨立介紹。 註四:同樣地,若有一社會制度是男主內、女主外,而家務價值被貶低甚至忽視,他們同樣擁有相當的反對力道,這時應該叫社會主義男性主義。反對婚姻建構出的牢籠,將身體的性義務、無償勞務與財產權綁在一塊,而只有另一半掌握自由的鑰匙。 註五:但對於父權壓迫與資本主義之間的關係,又可區分為兩派,一派認為性別壓迫只是資本主義的衍生問題,因而不是勞工運動的強調面相;另一派認為父權就是資本主義的運作規則,兩者實為同一壓迫來源,此處僅做大方向的說明。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