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毯的另一端,等著你的究竟是什麼?

文:sally chen

一條紅毯鋪成長長的路,直直通往舞台,新郎站在舞台上,興奮又有些緊張。

紅毯路的另一端,門開了,新娘的爸爸牽著女兒的手,一步一步朝舞台前進。大家歡欣的鼓掌,而新娘的爸爸的手緊緊握著,此刻他多希望這段路永遠不要走完。父女終究還是來到了舞台,淚水在新娘父母的眼眶中打轉,新娘爸爸不知堅定了幾次意志,才將女兒的手交給新郎。

「從此,爸爸寶貝的女兒就交給新郎了,謝謝爸爸媽媽的養育之恩……」主持人念著,現場放起催淚的歌曲,爸爸媽媽一下台,眼角的淚忍不住潰堤……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中,有段描寫婚宴的內容:「看著工作人員滾開紅地毯,突然有種要被不知名的長紅舌頭吞噬的想像。説婚禮是一個女人一生中最美的時刻,意思是不但女人裡外的美要開始走下坡,而且暗示女人要自動自發地把所有性吸引力收到潘朵拉的盒子裡。」

這段紅毯之路,不但是新娘青春年華的最後一哩路,更像是一條送女兒之路。

隨著時代進步,許多人漸漸不相信「夫唱婦隨」這一套,但存在在我們生活周遭的種種習俗文化,卻一再的複製、提醒我們:男終究要婚、而女終究要嫁給男方,成為男方家庭的附屬品。「嫁出去的女兒就像潑出去的水」、「大年初二就得回娘家」,這類的想法還是常常出現在我們生活中。而很多時候我們雖然看清了這些習俗隱含的性別觀,卻仍然不知道從何去改變;更多時候,我們連自己正被困在這套性別習俗都不知道。

丟掉扇子,代表著丟掉以往的壞脾氣,將優點帶入夫家;進入夫家後也只能隨夫姓、從原本的X小姐搖身一變成為Y太太(或者是Y先生的老婆),婚姻根本就是將過往的自己斬草除根。更別提那些說起來就一把心酸淚的婆媳、妯娌戰爭了。

我們該如何抵抗傳統價值帶來的限制?如何跟習俗不斷交互攻防?

About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