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男能否是個女性主義者!?

文:何岡駿、編輯:許鈺昕

▍異男女性主義者對圈內人的真心話大告白


身為一名生理男性的女性主義者(尤其又同時是個異性戀),面對女性主義的基調與其追隨者,常伴隨隱而幽微的焦慮感,必須時時刻刻檢視自己的行為與態度,就算信手拈來說一堆漂亮話,說不定只是個言行不一的偽君子(原諒我又拿了個偏向讚揚男性價值的用語)。又或是深怕自己不夠女性主義,在內部團體的想法交流中顯得格外突兀。

囿於社會既有的性別模板以及生理上的限制,我有時覺得在女性主義敘事與實踐的種種,很像是另一個星球所發生的事情,那樣的遙遠與疏離,使我不知道該從哪個視角或立場說出自己的想法。

尤其在大多數人的觀念中,男性身分不被期待保有任何感時傷懷、同理他人等人格特質;相反地,只有女性才足以扮演這類情感支持的角色(好像男生天生就是情感低能兒)。我自認深受社會風氣影響,往往不能完全同理他人(尤其是女性主義這塊)宣洩出的情感。


▍對不起,我就是不懂妳們在憤怒什麼


以最近的一次實體活動為例,組內原定的主題是男性凝視。基於推廣的方便,擴充其原有內涵(在此不多提,想知道男性凝視是甚麼,可以發摟我們之後的白話文呦),包含女性對日常視線的恐懼。一開始會就原題提出自己的理解,當輪到女性成員逐一發表,漸漸地形成七嘴八舌的宣洩情緒與感言。而我開始感到有些慌張,自覺處於一個極為尷尬的位置。

因為我在當時並不像是個一起討論的對象,不是個一起出操排練,最後上演戲劇的劇團夥伴,彼此沒有建立深厚的情誼與革命情感,反而像個台下時不時地鼓掌,一名觀賞著異國風戲劇的觀眾。以致於問到我的想法時(眾人確實都很好奇男性到底對這件事怎麼看待的),我只能說我似乎沒有這方面(受到別人不舒服、惡意的眼光)的困擾,最多提出極為表面的現象觀察,肯定確實有凝視這一回事。

在此之前,我從不覺得凝視可以是個大問題,但其現象盤根錯節到深入那些最習以為常的慣習。直到那刻才知道,上過一些性別課程、讀過幾本書提及的性別理論,自認我也可以站在對等的角度,只是毫無來由的一廂情願罷了。

就連一個關於日常行為舉止的主題,尚未仔細深入思考之前,都沒預料到視角與認知差異如此懸殊,我懷疑在更個人的生命經驗,例如月經、生育、家庭,異性戀男性有辦法體會一個女性主義者的感受。這並不是預設所有男性情感、同理他人的能力,無奈地永遠像孩童一般的低落,而是從未生活在女性視角的真實處境之中。讀著女性書寫的經驗與描摹,就只是「知道」有這麼一回事,卻並未「理解」那是甚麼意思。

一個男性究竟是否能成為一個真正的女性主義者,在此我不想,也不能,更不該給一個肯定的答案,既不想傲慢地認為自身可以十足把握他人的感受,也不想否認(異性戀)男性就是另個不可救藥的物種。不過我想所有男性,都應該試著接觸女性主義,在(類似標題之類)問題與自我質疑,不是應該關注的切點,了解女性主義者們到底在抒發甚麼、經驗到甚麼,還有為什麼,那才是真正重要的事情。

#女性主義有事嗎
#我是異男
#也是女性主義者><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