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那件小事——噓!自慰是不能說的秘密?

 

文:Irene Lei、編輯:方綺、設計:孟孟

如果說打手槍是少男們共同的「青春回憶」,那麼少女們為什麼沒有相關經驗呢?

「欸,妳會自慰嗎?」高三放學路上的某次閒聊,C這麼問Y。
「不會啊,我沒有這種需求欸。妳會嗎?」Y看了C一眼。
「我也不會。」C說。她知道自己撒謊了。

一陣若有似無的沈默,倆人的百摺裙微微被風吹起。

▍有一種生物叫制服少女,充滿對女性不切實際的清純想像

青春期的少男少女,易受同儕壓力影響,大多數人都避免自己成為團體中的「另類」。

女孩沒辦法像男孩一樣聊自慰聊得稀鬆平常,甚至互相「比賽」(詳見下文)或當成炫耀的工具。

當身邊沒人會將性宣之於口時(先不論是否誠實XD),少女為了不顯得自己突兀或奇怪,順勢附和說「喔!我也不會!」似乎是最簡單又安全的做法。

這種羞恥感和罪惡感的來源,一部分可以歸咎於自性教育的失敗。少女時常被告誡性是危險的、糟糕的,例如:太過放蕩可能會招惹麻煩——彷彿清純可人的形象,才是一個女學生該有的樣子。

原本「立意良善」對少女的保護教育,反而導致「性」就這樣在少女的成長歷程中被迫消失——並非不存在,而是被壓抑。

因為道德價值和社會期待,讓眾少女必須扛起這塊「良婦」的貞節牌坊,似乎不太公平。

▍那些年,我們不敢說的慾望

高中時期,曾有男性朋友和我說,他和其他人正在比賽。

「比什麼?」
「比賽誰可以忍最久不打手槍。」
「⋯⋯太白痴。」我嘴上這麼回應,但看著他認真計算天數的樣子,其實覺得滿好笑的。

如果你是八年級生,應該對電影《那些年》男生們上課打手槍的情節印象深刻。在現實生活中,上課這樣搞可能太誇張,但至少「打手槍」一事,確實引起眾多男性們對青春期回憶的共鳴。

然而,「自慰」和「性幻想」,在女孩的青春期中,是被藏匿在陰影處的。試想,有多少影視作品,其中敢毫不隱諱地拍出女孩如何「探索自我」?

到底是會DIY的女生少,還是敢說出口的女生少?

C在國小高年級時就會自慰——和大多數男孩開始打手槍的時間差不多。但身旁看似沒有女孩和她一樣,所以她始終不敢和任何人說,女孩們之間也不怎麼討論這種話題。

▍男性性慾比女性強,會不會只是傳說?

當少女的情慾被壓抑,容易在剛開始發生性關係時,成了性愛中的被動者,喪失身體自主權。女性的性慾真的比男性弱嗎?有時候,男女之間具有宰制意味的性關係,不只來自於生理的差別,也可能是後天文化所造成的結果。

探索自我情慾,其實是一種形塑自我認知的過程。然而,當少女情慾被迫隱形,變成不能說的秘密,哪裡來的探索和形塑呢?

回到文初的那則故事。在事隔多年後,升大學後的某次同學會,眾女孩聊到A片話題。

「那種沒有劇情、只有肉體交疊的,我不太行。」C搖搖頭。
「所以妳會自己來?」Y問。
「會啊。妳不會嗎?」酒酣耳熟之際,C覺得好像也沒什麼好隱瞞。
「當然會啊,哈哈。」Y邊笑變說。

C微驚,但仍裝沒事繼續聊天。她想起那次高三放學路上的閒聊,原來當時Y也撒了謊。通常在升上大學之後,女孩們脫掉制服,一切就開始變得不一樣了——性不再是羞恥的事,而是可以跟閨密們閒話家常的話題。

回首來時路,發現許多人的少女時期,都被迫套入「清純乾淨」的奇怪想像。

About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