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校 = 心機重?在這樣想之前,也許你該思考一下自己對女性的汙名有多嚴重

文:陳筱竺、編輯:方綺

「唉呦你念女校,女校心機很重餒。」、「女校很愛搞小圈圈……」相信這類的話語對很多女校學生都不陌生吧!老實說,我在進女校前,還因為這些話語而戒慎恐懼,以為自己進到學校後會被弱肉強食一番。

然而我要告訴你的是:這都不是真的,只有對女性的污名與恐懼才是真的。

明明就有各種不一樣社交形態,為什麼偏偏要挑「機關算盡太聰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的形象來描繪女校的樣貌?

就我所經驗的事實是:的確聽說過別的班級有所謂小團體間的愛恨情仇,但這只佔了整個女校的一部分,大部分的人對勾心鬥角並沒有什麼興趣、有些人依舊天真單純傻到了極致。

然而,當我們談到女校、或者是較多女性從業者的職場的時候,人們就會自然地替這個場域冠上「後宮甄嬛傳」的色彩,女性之間的死纏惡鬥成為尋常。但在我的觀察看來,許多人仍在女校建立了深厚的友誼。

明明女校中的人際關係擁有各種不一樣形態,為什麼偏偏要挑「機關算盡太聰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的部分來描繪女校的樣貌?

只要在Google上搜尋女校、心機兩個關鍵字,所有的搜尋結果都會預設一件事情:不管立場是什麼,所有論點都是奠基在女生心機重的預設。當女校發生勾心鬥角的事,大家就會覺得「女生嘛,不意外」。但當人們發現女校並不如想像中險惡,他們卻依然不承認自己對女性的污名,給的解釋是「因為沒有男生」。這種說法的意思就是:「女生本身還是非常心機,他們沒有耍心機只是因為沒有男生可以表現給他們看。」簡而言之,不管怎樣都可以連結到女性就是心機這個結論就對了。

最毒婦人心!?同樣的步步為營,女性就是心機、男性卻是運籌帷幄

我想要問的是:男性就沒有心機嗎?也許你可以發現,心機這個詞彙只會被用在女性身上。如果一位男性步步為營、洞察人心險惡、瞭解生存法則,他會被稱讚為「有謀略」而不是心機。

從古至今,為了掌權、為了升官發財而謀財害命的男性卻多不勝舉。一樣是用計,為什麼嬪妃之間爭取皇帝芳心是勾心鬥角,而帝王之間掠奪城池就不算心機?當心機被用在爭權奪利的場合,就搖身一變成了謀略,一個心胸狹隘、居心叵測的形象便轉變成運籌帷幄、深謀遠慮。

男人可以在升官發財的路上費盡心思,人們更甚少關注他們生活中如何為雞毛蒜皮的小事精心計較(又或者說他們也不需要);而女性往往很難進入可掌權的場域,只能在情感上或者日常的算計。這種刁滑的形象被凸顯出來後,更使得眾人對女人的想像趨向「心胸狹窄」、「為小事動用心機」。

隨著時間,一代又一代的「最毒婦人心」刻板印象被流傳下來,並透過各種方式(如電視劇)展現,心機女人的形象逐漸被認定為天生的、不可否認的事實。

「心機」明明就是一件十分個人的事情,卻被這個社會性別化了

除了東方,西方的女性也面臨同樣悲慘的命運,中世紀的獵巫行動便是一種展現。多年來的獵巫行動使得女性形象大大的被貶低,連女人自己也漸漸內化了「女人是惡魔」的訊息。儘管獵巫行動結束,對於女巫的刻板印象仍以其他方式流傳下來,像是童話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們可以在《格林童話》看見邪惡的壞巫婆,這樣的女巫形象深深影響了後世對女巫的認知,也使女人被冠上「心機」、「狠毒」的汙名。

心機重原本就只是個人的特質,卻在各式環境演化下,成為社會對於女人的想像。許多我們所以為「天生」的性別印象,其實並不然。所以,在說出「心機」這個字眼前,你也許該先想清楚的是:這樣的評論不該成為任何性別的標籤。

#賤人就是矯情
#你以為女人都在演古裝劇膩
#女校有事嗎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