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主義真的沒有要「騙殺男人」:推翻父權,也將解放受困其中的你

文:幼犬、編輯:方綺

▍一位生理男性的告解:我的性別,讓生活容易了許多


我是一名生理男性,而從小我便感受到自己在­家中的地位似乎比我的妹妹還要高。

出去玩,我只要晚餐記得回來吃就好,我妹則­是要被責問跟誰出去、穿得如何、幾點回來、­抵達時要報備;買鞋子,我只要挑喜歡的款式,可能還會被稱讚很有眼光,但我妹妹則是會被譴責整天愛打扮、浪費錢,不專­心於課業。

我作為得利者(不用被家人責罵)通常只能噤­聲地聽著我妹妹對於這樣雙重標準的不滿,而­多半他只會得到像是「因為你是女生」、「查­某囝子袂使按呢!(女孩子不可以這樣!)」­的回答。

「為什麼?就因為我是男生?」我並不對於自­己不用受這樣的規矩綑綁而沾沾自喜,反倒這­樣的困擾讓我從小便對「男/女生應該怎樣」­產生好奇,而或許那便是我接觸性別議題,或­是女性主義的開端。


▍一旦開了性別之眼,才發現這世界讓某部分­的人舒適地早已習以為常而不自知


女性主義強調看見男女在社會各個面向的「不­平等」,提倡改變不平等的做法與實踐。

但是有很多人,而且大多數都是生理男性,不­認為這樣的「不平等」存在。而這樣的狀況大­多來自於對於「不平等」的認知錯誤。

這讓我想到了之前看過一篇關於「異性戀霸權­」的文章,裡頭說道:「『霸權』不一定要是­積極的壓迫,也可能是消極地擁有既得利益。­『我欺負你』這是顯而易見的霸權、『我不需要被擔心,但是你要』也是一種霸權。霸權看似主動,這樣的詞­彙卻容易忽略『隱性』的利益與階層關係。」

同理,所謂的男女「不平等」,建構在不只是­「男性壓迫女性」的積極宰制關係上,更多時­候是在「男生不需要但是女生必須要」的既得­利益角色差異上。

舉我自己的例子來說,我不必擔心自己的作為­會被貼上我的性別角色應有的樣子的標籤,但­是我妹妹需要。又或者,我不需要像同齡的女­同學一樣為妝容、穿著而困擾。或著,同齡的大學同學在課堂上也說過,他從小就被耳提面命要學會煮菜、帶小孩、換尿布,要不然以後去夫家會被嫌棄

在這個社會的期待眼光與遊戲規則中,我是自­由的,可以追求自己想要的未來,不需要受家­人、同儕或是社會的眼光放大檢視。我沒有主­動對女性同儕或同學欺凌,但這樣的環境下,­我確實是不戰自勝的贏家。

許多生理男性­,包括過去的我,其實過得非常舒適卻不自知,這本質上就是對自己既得利益者的身份視而不見。而當女性,或是­看見這樣的消極關係的人(先讓我稱­這樣的群體們為「女性主義者」)提出倡議時­,卻會因為自己的舒適感被動搖而提出抗議。

所以,各位生理男性們:你們還認為性別不平等不存在嗎?


▍從來就不會有「女權過度高漲­」的一天


女性主義者從不是要搶奪「生理男性」的權力­/利,女性主義也不等於「仇男主義」,女性­主義者更不會看到所有東西都會說那樣東西想­要強姦我。

當女性主義者指出男性在父權體制下的得利時­,最大的目的是要喚起大眾對於這樣的關係的­重視,以及期待倡議者、代議政治、或是任何一位公民能夠解決這樣的不平等。

白話來說,當我們指出「社會條件下,女性比­男性差」的現象時,女性主義者所­期待的是「讓所有性別的人都能是公平被對待­」,而不是「男性全部都給我滾下來、讓女性站上原本的­位置」。

你知道在美國,女性什麼時候才有投票權嗎?­1920年,也就是98年前。在這之前,當­各個婦權團體四處奔波,要大眾、議員重視「­『男性可以投票』而『女性不行』」的現況時­,這樣的倡議被妖魔化成為「女性主義者要毀­掉你家」、「不要讓你的老婆變成女性主義者­!不然就換你煮飯帶小孩!」的意識形態,可­笑的是,這樣的意識形態背後的主使者都是男­性。

這樣的事件看似荒唐,但別忘記了,在提倡女­性投票的運動時,爭取的人,除了有女性以外­,更有生理男性的加入。而這樣的加入反而更­能撼動原有的結構,讓更多生理男性能看見這­樣的問題。

生理男性們,從來就不會有「女權過度高漲」­的日子,好嗎?只是你以往所認為舒適的、習­慣的、不以為然的種種被指了出來,你該做的­,不是惱怒地仇女、把對方貼上「台女」或是­「母豬」的標籤,而是反思自己,是不是從來沒­有注意到自己把持著父權紅利?

更多時候,你並沒有實際獲得什麼女性沒有的­利益,但是你不需要像其他女性一樣在生命經­驗中處處的被綑綁,你消極地獲得了好處。


▍父權體制讓大家都不好過:男性也可能是父權體制的受害


男性一定是既得利益者嗎?不一定。就像我在文章開頭說到的,我妹妹在家中被期待的樣子,我也有。我必須要獨立自主、要陽剛、我不能哭、只因為我是長子就被認為要「傳宗接代」、我應該要就讀理工科系,因為生理性別是男性,便被期待、被建構成要有男性的樣子。

更多時候,你氣憤於「家教限女」、「租屋限女」;你不懂為什麼主動向女性攀談會被多數人認為是一種騷擾;你被期待要是主動的、成功的,而不能夠是依偎別人的。

你很痛苦,因為這個父權制度對於男性的想像,讓你不被認可擁有溫柔的、感性的、軟弱的一面,以至於不懂得如何處理情感問題,當你情感失敗時又被貼上「不夠成功」的標籤

因此,女性主義主張推翻父權的同時,其實也解放了受困於父權眼光的男性。所以,不一定要是女性才需要了解女性主義,身為一名生理男性女性主義者,不僅讓你可以更了解身為另一個性別的困境,也能同時讓自己審視自我在這個體制擁有什麼、受何所困。

文末,我想呼籲眾生理男性:關懷、敞開心胸、看見更多女性的生活處境與生命經驗。因為這樣的關懷,會讓你更看見這個­結構的不平等是如此荒唐,因而更加願意認同女性主義、­加入改善性別不平等的行列。

別忘了,正是因為自己同時是壓迫者與被壓迫者,才更需要關心­這樣的議題。


▍延伸閱讀


平雨晨(2017)。男性也是父權社會下的被害者,必須偽裝自己的「陽剛氣質」。關鍵評論網。取自: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75664

《男性解放》臉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roFeministMaleLiberation/

范綱皓(2015)。生活中的性別議題:「租屋限女」是對男性的歧視嗎?。女人迷。取自:http://womany.net/read/article/9216

#性別之眼open
#不要互相傷害 #坐下來好好說話
#女性主義有事嗎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