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力崛起?別開玩笑了 在期許眾女孩成為神力女超人之前,請先正視職場中的性別歧視問題

文:sally chen,編輯:方綺

早上六點,楊拖著疲憊的身子起床。昨晚開會加班到深夜的她,一回家立刻睡死。完全沒有卸妝,甚至連腳上的高跟鞋都沒有脫掉。

她起床,卸去睡了一整後、已經溶得一塌糊塗的殘妝,重新再畫出一張可以面對無數客戶的精緻妝容。洗好澡,穿上象徵著自信與地位的紅底鞋、扣好直屬上司指定要穿的白色緊身襯衫、拎著人人稱羨的名牌包,站在鏡子前來回審視了自己的身形好幾次。

嘆了一口氣,楊卻仍踩著高跟鞋清脆的步伐,步出只有她一人的家。


▍「女力崛起」?你所不知道的是,女性崛起需要花上的力氣比男性高上許多


當你看到楊本人,你就會驚嘆到:對!這就是穿著prada的惡魔裡「可怕女魔頭」米蘭達的典型樣態。

在大企業工作的楊是公司的相當傑出的經理,她待人和善、謙虛,卻也運籌帷幄,再棘手的案子只要經過他的手,都可以順利的解決。上司賞賜他、同事既嫉妒也佩服他、下屬愛戴他。在人人喊著「女力崛起」的時候,楊自己再清楚不過,身為一個女人,他的「成功」根本不堪一擊。

「我有名有姓,但你知道大家都習慣叫我什麼嗎?A公司的那個『女經理』!」楊說道,就是因為數量少到不行,光是用女性這個特徵、就足以讓大家知道是在說她。

隨著楊一步步升上高層,他身邊的女性越來越少。在楊當上經理的那一刻,他赫然發現公司十幾個部門,只有兩個女性經理。同時,他也必須適應男性理所當然的互動與生存法則

這其中當然包括職場性騷擾。當身邊的男同事(也就是其他高階經理人們)開黃色笑話時,他們沒有意識到身旁的楊就是他們口中嘲笑的女性之一。他必須使用跟男性一樣的語言、表達同樣的興趣,有時他也想分享這個周末他去哪家百貨公司買了什麼好東西,最後卻只是玩笑說著「我昨天在百貨公司櫃檯看到的那個小姐,肯定是你的菜!」。

身邊的同事也經常自以為是稱讚的對她說「欸,你認真工作的樣子真的是讓人覺得賞心悅目」。究竟為什麼,一位專業的女性工作者只能在其他男同事眼中、變成一片賞心悅目的「最美風景」?


▍「女人就是不適合幹大事啦!」這句話,如鬼魅般隨時都在監視我


楊適應得很好,但也適應得很累。緊緊跟隨「少數女性經理」這個角色的,是一盞耀眼的鎂光燈,他的性別在經理群中的特殊性,使得大家都可以輕易的認得她就是某楊姓女性經理。

「這不好嗎?」我們問道。她笑笑的說,在她上任的時候,每個人都迫切地盯著她,大家都在等著看「一個女人會怎麼做」。她不能犯錯,連一丁點都不行,作為少數的高層女性,他的任何疏失所招來的結論絕不是「這個人不適合當經理」,而是「女人就是不適合承擔重任」的結論。

男性上司在會議上發火,代表夠果敢有決斷力。她一展現負面情緒,就會有人開始說「女人就是情緒化,不能成大業」、「是不是進入更年期?」楊在職場總被過度檢視,所有的言行舉止最終總會被歸因於她的女性身份。

楊很困惑,他什麼時候說過他是全天下女人的代表?他更困惑的是,為什麼當他有所成就的時候,別人總「稱讚」他是「非典型的」成功女性,卻在他失敗的時候把他當作「女人就是該這樣」?

反觀,為什麼大多數人在男人犯錯時,不會把他們的錯誤當成「男人天生就是成不了大業」的證據,而只是認為那是個人的無能與錯誤?


▍為了商業利益而被迫出賣色相——我對這樣的自己身惡痛


「你知道嗎,當自己被迫要使用自己的女性身份達到某些商業利益的時候,那感覺真的極度糟糕。是可以讓我當晚就去買醉的那種感覺。」楊自嘲到,要跟男性客戶談交易的時候,自己的上司總會明示暗示的說,口紅記得塗好啊、衣服記得穿得好看點知道嗎?

即便對於這樣的做法深惡痛絕,楊仍舊選擇聽從上司的指揮。「對他們來說這些都是小事,你不做的話,他們會覺得妳怎麼這麼不配合、不聽話?」為了公司好這句話,不知道傷害了多少女性自由選擇的空間。

大家好像總是以為,只要高階經理群中有女性,這個職場就可以表示「這扇『高階經理』的門已為女性敞開,所以這個職場對女性很友善」,甚至公司就可以宣稱自己十分性別友善。暫且不論真正跨越這扇門的女性其實少得可憐,從來沒人想過,女性在好不容易攀上這扇門之後,還必須面臨另一種更無形的壓迫。

另外一名女性經理,也就是楊唯一的女同事,早已忍受不了職場中的性別文化,甘於隱身於經理群的社交圈,孤獨地過日子。但楊不行,她在意她的前途,即便那是她必須拼了命換來的。

「你們知道其他人怎麼說另個女經理嗎?『女人就是這樣,成不了大器』,講完後一群人哈哈大笑。但他們沒有發現對著我說這句話,有多奇怪。」

在那男性群體背後,是整個父權體制在鞏固他們的勢力與地位。你不融入,很抱歉,那你這輩子最多就是乖乖守在這,成為他們口中「成不了大器的那種女人」。

#女力崛起你跟我開玩笑嗎
#性別歧視 #玻璃天花板
#女性主義有事嗎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