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下虛偽的約會假面,讓我們好好吃麵

 

文:徐培瑄、編輯:方綺

有時候滑滑Dcard,或者聽聞別人談他們的「第一次約會」,我都會嚇一大跳。

先談談我自己的第一次約會吧,或許是自己的戀愛進程跟他人相比偏離正軌,所以在我淵遠流長的戀愛史中,第一次約會的記憶都被我忘光了。

真要說的話,「人生的第一次約會」大約發生在國中的時候。那時候跟自己欣賞的學長出去,第一餐吃的還是百貨公司美食街,沒辦法,窮學生嘛。

至於吃完飯後,到底做了什麼,亦或者什麼都沒做,也早就想不起來了。

我只剩下「不知道該如何討對方歡欣、導致不知道該吃什麼」的尷尬記憶;跟只吃了一點點,以表自己「胃口不大」的詭異矜持。

▍在各式約會教戰手冊中,約會時「吃麵」根本是自殺式行為

說來也好笑,和初戀第一次約會後,那種戰戰兢兢的偽裝,大概在第三次約會之後就被我丟到水溝裡了。可能是我天性懶惰,那樣小心翼翼、漂漂亮亮的外表根本不適合天生少根筋的我。

也可能是我終於體認到,反正都是要在一起的,這些裝模作樣的內容,遲早會被日子全數磨去,還不如早日拋棄。

所以當最近自己聽聞了「初次約會要注意的事情」居然可以列出一長串的清單的時候,真的有開了眼界的感覺,可怕的是這不只針對女性,更多將矛頭指向男性。

除了最基本的互相尊重之外,若是連「女生吃麵的樣子不好看,第一次約會不要點麵」、「不要接受男生的續攤邀約,那代表妳好約」、「第一次約會就應該要男生付錢」、「不要去吃到飽餐廳」等等,洋洋灑灑一大篇,讓我忍不住思考自己是不是其實搞砸了很多初次約會。

以這篇文章為例:光是標題就足夠耐人尋味了:《約會吃啥,洩漏你的個性》https://goo.gl/kQ692C

文中還提到,如果一開始就去高檔餐廳,那麼會洩漏「公主病病徵」,對美食如果有所堅持,更會讓自己「看起來控制欲超強」。

不就吃個東西而已嗎?什麼時候約會變成這種「堅不可摧」的命定儀式?

明明跟我約會的對象是真真實實的人,就算沒有面對面說過話,但也應該是有過網路上的互動,才能發展到「約會」這步吧?那為什麼就不能兩個人好好地坐下、討論行程、為這場約會設立一個雙方都感到舒適的基礎呢?

▍就算將「約會學」奉為圭臬,也不一定會成功啊 QQ

今天你的精心打扮,在對方眼前可能是厚重的壓力;今天你一時做作的矜持,可能在不知不覺中被對方所誤解,從此之後……就沒有之後了。有些人不喜歡給他人添麻煩,所以選擇AA,有些人卻覺得若連小錢都AA顯得不近人情,當我們把所有可以討論的細節都變成教條,那約會還有什麼「我們的」樂趣呢?

約會這件事說困難,似乎也真的是一門學問,但往往會將上述那些「原則」、「重點」奉為圭臬的人,也將約會看得太重了,同時也低估了人類的異質性。

如果約會的重點是要試探對方,是否是一個在戀情上值得發展的人,那麼找到適合「自己」的人,或許比看到一個「符合社會期待」的人更加重要。當妳怕自己因為食量大嚇到對方,怕吃太多不符合對「女生的期待」時,說不定對方根本不在意,反而覺得妳的吃相可愛。

這道理,當然男性也是適用的。當你希望可以延續這個美好夜晚的時候,不如先暫時將「紳士」與否的考量放在一旁,坦白向女生提問:「要不要去咖啡廳多聊一下?不然天色晚了,我也可以送妳到妳方便的地方。」

▍約會、戀愛的種種套路,究竟從何而生?

約會前,不妨問問自己,我們究竟在成全誰的印象?是社會的,還是對方希望看到的?這篇文章當然不是要告訴你,約會時可以完全不在意對方,胡吃海喝、各種脫序行為樣樣來,並不是。

約會本身的確是有特殊性的,與家庭聚餐、自己一個人的晚餐當然有差別。但我們有沒有可能找到讓雙方更加坦誠的約會方式,部分放棄搭築那些「不是自己」的性格或者特質。

這些特質不只會讓自己過得更辛苦,也容易破碎。連初次約會都要不斷「經營自我」,這對所有人來說,不都是種折磨嗎?

當我們努力偽裝成另一個樣子,那終究不是「生活」會有的姿態。展演不是自己的自己,難免吸引到不適合「真實的自己」的人。

如果希望你能夠跟自己的伴侶,在關係裡面保持平等的姿態;那麼坦承地與對方相處,除了可以確保自己有一個愉快的經歷,說不定也能在不知不覺中,刷掉不適任的伴侶哦!

#咦標題是不是應該改成
#讓我們好好吃兔兔
#女性主義有事嗎

About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