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最浪漫的事,是你跪在我腳邊說「主人,拜託踩我…」

文:方綺

「關燈當然是必要的。背對光源,這樣你就可以看清楚對方受支配的表情,但臣服者卻又不知道你下個動作要往哪走。

再來,命令他把手擺到頭後面固定住,用指甲搔刮對方。記住,不是輕柔的愛撫,是用力到稍為可滲出血珠的那種程度。」

說到這裡,訪談過程中都還算然澹然冷靜的eva,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微笑。現場的空氣瞬間慾望橫流,活色生香的場景彷彿就在眼前。

 

▍入門有三寶:皮鞭、麻繩與眼罩

在還沒有認識到bdsm這個概念的時候,少女eva早已有類似的愛好。不少圈內夥伴就表示,自己從小就很喜歡看公主或米妮被綁架的劇情。

「像我自己就喜歡醫生遊戲啦,哈哈哈」eva 小時候就覺得這好棒喔,打針、問診、醫病之間的權力關係,這一切都讓她十分著迷。

角色扮演一直以來都是輔助用途,對她來說,扮演之中產生的支配v.s.臣服關係才是最讓人欲罷不能之處。

 

▍世上最感人的愛情,莫過於為了你而Switch

「之前聽過一個都市傳說:『最好的s就是最好的m』,這樣的說法你認同嗎?」我問道。

eva表示,其實在他遇見現任男友以前,自己一直以來就是個m,頂多偶爾可以switch〔註一〕,但她轉得很好。因此,這句話eva確實是認同的。

有個行話叫做「s for service」,s得到的快感,比較是來自於透過滿足(當然你也可以說是調教)對方而來。但是,成為支配者不代表可以為所欲為,支配者與臣服者之間應該要大量協商與溝通。

「這不是個自我中心、可以隨意施展慾望的角色。」

因此,不要以為你當上了s,就可以隨便演霸道總裁愛上我 —— 這是許多人對BDSM的誤解。

「那麼你對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的評價如何呢?」eva冷冷地哼了一聲,先嗆劇中的玩法根本就是小兒科。

「而且,為什麼他們最後的美好大結局是格雷放棄bdsm、手牽手共同走向婚姻的康莊大道呢?」在eva看來,這本書的存在根本沒有鬆動到大眾對於bdsm的污名。

 

▍BDSM當然有危險!eva如何在性愛中體驗「差點觀落陰」的感受?

就像前述提到的,在bdsm的過程中,支配者與臣服者通常會需要完善的溝通、以及建立安全詞——當臣服者覺得無法負荷時,喊出安全詞、即代表對方必須立刻停止遊戲。

eva碰過一位不願意設立安全詞、追求刺激與絕對宰制的男士。然而未先設立好底線的結果,同時也招致了生命危險。

這位男士不但不設安全詞、還想玩needle play(把針戳在人身上,但只限於表皮層、不會戳到危險的地方,有點像針灸的概念)。

更危險的是,對方不願使用相對安全的醫療針。「他拿出一碗酒精,裡面泡滿大頭針,說這樣就夠安全了」eva本身就是一個自認命大、隨遇而安的人,當下就想說ok,fine,那就來試試看吧。

接著,他將大頭針一根一根的插入她的肉當中——注意,是肉,不是剛剛提到的表皮。

不只如此,這位男士還拿出按摩棒,「將大頭針嘟嘟嘟的往肉裡面推得更深」,eva表示當下已經顧不及愉悅或恐懼了,唯一的情緒是:what?你到底在幹嘛我真的看不懂!

但要說真的死亡邊緣的話,還是非窒息式性愛莫屬:「我非常、非常推薦窒息式性愛。每個人生命中都該來一次!」據eva所述,這真的是一次很美妙的體驗:

「失去知覺(窒息)的時間,大概十秒左右吧,但當下的感官全部都敏感了起來,靈魂整個昇華。好像做了一個很長的夢、有種很幸福的感覺。」

即便如此,有事嗎還是要提醒各位:窒息式性愛真的很容易死人,要玩的小夥伴們請注意安全,或找老江湖陪同你一起玩。

 

▍來人啊請給她一支煙:「總而言之,男m真的就是賤!」

即便曾離死亡這麼近,eva也不是每個play都敢真的衝下去。像是糞尿類的,因為衛生問題,她比較不能接受吃、或將排泄物抹在身上。另外一種是懸吊,也就是用鐵鉤穿過皮膚(通常是背部),再將其吊起懸掛,堪稱needle play的升級版。

看到這邊,你應該想像得到bdsm愛好者可能會面臨的各種污名:是不是所有BDSM都這麼重口味?喜歡BDSM的人,是不是都是某種程度的「心理變態」呢?

eva説,她只向信賴的人「出櫃」。因此,比起赤裸裸的嫌惡,她更常面對的是好奇或困惑、也就是某種獵奇感。

例如,曾經有位崇尚香草型性愛〔註二〕的友人,用天真的表情問她:「所以你每天都在鞭打別人嗎?」、「你家的玩具室蓋在哪邊啊?」、「你包包裡是不是隨身攜帶性愛玩具啊?」、「你受傷的時候會爽嗎?」

相較起歧視,荒謬問題集比較貼近eva得面對的日常。

更困擾的是「被男m騷擾」。她一臉嫌惡的說,自己三不五時就會收到訊息、被問「我可以舔你的腳趾嗎?」。對eva來說,這並不是因為他們是m的關係,這是台灣情感教育的失敗。

「總而言之,男m就是賤啦。更煩的是,你這樣說反而會讓他們很爽。」eva 翹起二郎腿不屑的說,讓人很想立刻呈上一瓶酒、再給她一支煙。

 

▍當女性主義碰上BDSM,會碰撞出怎樣的新滋味?

當初會選擇採訪 eva,除了因她在BDSM圈打滾許久、也是因為她接觸過不少性別知識。

「個人的即是政治的」,這句話有事嗎昨天有發。基進女性主義反對一切形式的性活動,將其視為對女性的宰制、以及父權文化的體現。因此,像是BDSM這樣活生生的宰制、將痛苦施加於受虐方(通常為女性)的行為,當然更不可能被接受〔註三〕。

eva認為,基女的預設就是性本身即是宰制,即便是香草性愛也是。所以,不論如何我們都無法打一場「真正平等的砲」。

對於她來說,bdsm的宰制只是一種扮演,而非血淋淋的父權結構具現化,從事者的意志是絕對平等的、甚至是經過平等的溝通與精密協商的,這點可能更勝於某些香草型性愛的權力關係。

總結來說,若單純基於政治正確的理由,就要BDSM愛好者放棄這項取得愉悅的管道——對eva來說,這倒是有些矯枉過正了。

〔註一〕switch,也就是可以轉換的意思(突然變成英文小教室了)。指的是玩伴之間可以互換臣服者與支配者的身份。

〔註二〕香草型性愛:指的是偏傳統、最被社會大眾採用的性行為模式。一般指的是要與BDSM、或者戀物等性傾向做出區隔,然而在某些語境中,多帶有輕蔑意味,用來指涉平淡無奇的無趣性愛。

〔註三〕根據eva提供的經驗資料來看,大部分的臣服者還是以女性居多,男s女m這樣的配置較常出現,也因此女s在這圈子中算相對搶手。

About